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這次的追憶心得

因為不想讓太多人點進來,不掛任何TAG。

追憶+人物感想,盡可能不帶CP,如果有,就是ALL英跟泉真,你要偷偷萌不要跟我說就好,其他單純以人物、制度評論為主。

難得寫了,還是留個紀錄吧


* * * 

認真說看完了這次的追憶,我感覺其實就算英智不趕上去催動革命做皇帝,其實也會有人被拱上去,然而是不是適當的人選就不一定了。

畢竟你趕走了一個路易十六,上來的可能是拿破崙。(對,我在諷刺這次劇情開始前的預測


在英智,還有泉的眼裡。

這個學校在那個時期的慘況,在雷歐的身上顯現的明顯到令人憐憫。一大群貪得無厭的吸血蚊蠅,貼在有才能者的身上,蠶食鯨吞那些美妙而神聖的生命力,吸血食肉,毫不饜足


這次的故事,隱主角其實是泉。


劇情是連結主線發生「監禁」事件之前的回憶過去。同樣是回憶,卻是兩段回憶串接在一起的故事,也就是說這個回憶故事有兩個交互的視角,進行對過去「某事件」的前因後果的思考。而共通點聚焦在月永雷歐的曲子所譜出的舊時代的「chess」與新時代「knights」的審判與決鬥的交接故事。


簡單的說,在英智的眼裡,在雷歐接管Chess成為隊長的時候,這個組合本身就已經容納了這個學校接近半數的學生,而絕大多數都是蠹蟲。


雷歐作為作曲天才,在這個組合團體裡就像是個任人榨取的血包。

只要是「朋友」、只要是「夥伴」、只要是「隊友」,雷歐都無條件地提供絕好的曲子,即便那些人的目的並不如自己所想,是為了給客人帶來歡樂。

被剝削到了極限,也僅只換來了「溫柔」、「好人」的讚美。


而對於雷歐來說,只是口頭上的稱讚也許也足夠了,至少表面上。


你說雷歐不知道嗎?他其實知道的。

他知道真正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去約束或是去聚集有能力的人,他不具有所謂的「領導魅力」,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盡可能維持住一團和樂的假象。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型」


對月永雷歐來說,他的理想型領袖,就應該要像瀨名泉。

一個努力不懈、始終嚴以律己的練習、處理事情、心地還善良又善於照顧人的人。而他身邊所聚集的人,不管是鳴上嵐或又是凜月,都是理想型的夥伴。


不得不說,泉哥除了對某個關心則亂的某某人之外,其他狀態做事還是很靠譜的(。)


在泉與雷歐、嵐、三毛的個別言語對談之間,可以發現瀨名泉已經幫助他很多很多次了。甚至也到了一種在雷歐的面前,說不了他人對雷歐的真相跟惡毒語言的程度。


這也進一步造成了雷歐直面真相時的第一道傷害。


不得不說,也許正因為雷歐最後的收場,泉哥才發現對待真心想保護的人,不能用那樣一手遮天的方式去溺養。對於雷歐的處境,泉的插手程度僅只是到碎碎念的程度,也許因為他說不出口,無法對「純淨」的孩童施加真實的沉重跟傷害。


對於雷歐,那個心狠手辣的英智,這次基本上是旁觀者。


雖然他本來就有打算要拿Chess開刀,然而因為雷歐的關係,他不選擇把雷歐劃進奇人的行列,跟知情分子刀劍相交也許是勝負,但對無知的孩童下刀就是挑戰道德底線了。


我從來不覺得英智是惡人,但也不覺得他有多良善。


他做的就是在本來沒有規則的空地上,劃出可以使用並且衡量的格線,利用這些規矩限制蠹蟲蠶食良木的現狀。這跟一個人的生長背景跟觀念真心沒有什麼關係。


用一個噁心的譬喻,其實就是一個人,全身長滿了爛瘡,一刀下去膿瘡爆了出來。然後有些傷口及早治癒可以痊癒,有些則無法,只能將那腐爛的肢體切割出去。


學校就是一個人,努力不懈的人們就是皮肉,天才與擁有才能的人就是臟器。那些病毒就是依靠著天才與辛勤者們的血肉活著,有些僅只是相安無事,有些譬如那些在Chess舊組合裡的成員,他們擷取他人的心血然後轉為自己的收益。


當雷歐問他們:我跟我的曲子,選一個的時候。


到底是有多愚蠢才會選擇成為雷歐的敵人呢?難道他們不知道雷歐說出這些話其實就是為了試探「友誼」嗎?或進一步,與雷歐相識這麼久,他們會不知道雷歐說出這些試探的話語所代表的含意嗎?


雷歐真的是個天才,他所做的曲子都是根據與他人的相遇併發的靈感。

所以當他發現瀨名泉會為了更完美的展現他所做的曲子的時候,他也會同時把自己作曲的水準往上提升。於是泉哥的曲子越來越難唱,越來越難處理。然而同時,好的曲子與相得益彰的偶像,才能讓新世界的大門打開。


當泉越來越接近「理想型」的時候,那些尸位素餐的傢伙就顯得──(呵呵)


Chess的瘡口,是雷歐自己下的刀。


其實我看著劇情,我覺得吧,膿瘡總有一天會爆開的,一個接著一個,因為學校不是永遠的避風港,每一個組合裡都有著「雷歐」、每一個組合裡都有著「蠹蟲」。


但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英智」。


當你榮耀萬丈的時候,就是眾人放大檢視你的時候,惡語毒言將會像是那爆開的膿瘡緊緊的束縛著你。


英智曾經以為雷歐像自己,然而卻不然,因為抵抗那些與光芒一起灑落的惡意毒言是需要足夠的心理素質的。雷歐不是像那樣的存在,也許泉的心理素質還足夠抵抗,但是他畢竟與雷歐不同,他從一開始就不會選擇去餵飽那些無法饜足的禿鷹。


簡單的說,做為一個平凡人,我的思考原理很簡單。


那些不思進取的平凡人利用著雷歐的人脈與天賦不斷的獲益,一個雷歐,要餵飽一個將近一百個人的組合,要為他們不斷地寫歌,要為他們不斷的弄衣服,處理舞台。雷歐是個創作者、是個天才,然而他所做的工作,就是保母兼勞工啊,一個人兼了數份工啊,簡直是虐待吧,真是令人生氣............


另一個視角的英智,因為這時候的FINE還沒有啟動,所以他還在潛伏著,沒有露出自己的爪牙。


是幸也是不幸,我覺得英智那大刀揮落,Chess大概就直接滅亡了,在雷歐的手上,也許是因為泉的存在,他還撐了好一段時間,至少留下了「Knights」


至於這裡的英智,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他對凜月所說的話。


凜月肯定是崇拜零的。

這個即便他瘋狂否認都沒辦法割除,他對自己的外貌跟姓氏都被零牽扯住而有著陰影,然而英智對他說的話,也許是看到凜月的窘境起了想幫助他的念頭──算是為後來的紅茶部心友之路開了一個小頭吧。


雷歐的這個事件,最直接來說多少影響了兩個人,一個是泉、一個是英智。

一個是重新塑整了自己保護的方式,另一個則是加速鞭策自己揮舞屠刀。


我看到有人說,英智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的後果,英智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錯的。甚至有人的謬論還指出覺得英智的規則並沒有成功,這些規則就是錯的。


但簡單的說,在這次的劇情中,明確的標示了夢幻祭跟現有的對決規則都是來自於英智跟敬人的規劃,而一直到主線結束的至今,我們仍然使用著這個規則在進行每一期的活動,只是主線之後,放鬆了彈性,追加了S3,所以何來英智跟敬人的規則沒有繼續進行?


亂世用重典,是功有過。然戰爭結束之後,人們還需要經過抗爭將原來的規則修改為適合和平時代所需,這是正常的。


這次晶爹的劇本其實顯露了一件事,英智所用的手段,在他之前也許多人都用過,甚至在這學校裡,是曾經的常態,他並不是第一人,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人。


他不是最邪惡的魔鬼,也並非聖人。

他只是一個勤勉的凡人。


因為是個凡人,所以會忌妒、會憤恨、會同情、會憐憫、會喜愛、會無知。


他為這個學校做出的每一件事,不僅僅是為了他所看重的人,也是為了自己不被這個現況所吞食,並且他想要得到──那些蠹蟲所任意得到、踐踏從他人身上掠奪的美食,他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卻讓一群尸位素餐的蠢蛋隨意的就取得了,想想也是惱怒。


英智不是神、不是天使、不是奇人,也並非天才。

連他自己都僅僅認為自己只是個「凡人」


只有「人」才有的,屬於人的矛盾性格。


他不需要被洗白,也沒什麼好抹黑的。

這次事件他就只是旁觀者,即便他知道什麼,其實也沒有辦法說出來,因為也不適合說什麼。制度規劃之後也許太過嚴酷,然而至少不是毫無節制的消費這所學校真正的「資源」。


FIN.


评论
热度(12)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