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暗夜保全事項──守則1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私人保鑣 X 影帝


* * *

守則一、各行各業有其規則。


事情是這樣的。

朔間零忍不住在腦袋裡整理一下腦裡的資訊,做為一家老字號的私人保全公司,他接到了今年的第一份訂單,他仔細詳讀了委託方的要求,本以為會是簡單的護衛工作,加上隔壁新開戶的騎士保全各種搶生意,姑且不提是不是自己的弟弟跳槽之後的從中作梗,再不接份工作只怕自家公司的員工都要餓死了,於是沒有太多的深思他就簽下了這份長期僱傭的單子。

然而他現在到了現場卻忍不住面臨他新工作的第一項抉擇,那個應該是他的僱主的人,性別男,正被某個最近當紅的新生代偶像,是的,同樣是性別男,以非常浪漫的姿勢壓在窗戶上,他很認真的咳嗽了一聲引起了屋內的兩個人的注意。


「咳,打斷你們的好事雖不是吾輩願意的,但吾輩姑且問一下,你們現在這是合[ /// ]姦還是強[ ///  ]姦?」

「噗、」


⋯⋯只見那個被壓在身下的金髮青年非常不合時宜的輕聲笑了起來,那聲音帶著一絲病弱卻像泉水般給人一種明亮的感覺。


「哈哈哈、」

「滾出去!」


於此同時那個當紅的新生代偶像似乎吵吵嚷嚷的喊著他是我的人、你給我滾出去、聽不懂人話嗎!看不出來我是誰之類的話,吵得就像是外頭特別神經質的小狗亂吠。


「吾輩沒有問你。」

「你!」

「那個,如果您方便的話,請幫我一下,我大概是無法靠自己掙脫了。順便幫我把這個人送出門,天祥院英智會非常感謝您。」


在那受害者盈盈笑著下,朔間零像是抓小雞般輕鬆的拎起了那個吵吵鬧鬧的青年,在姍姍來遲的管事們面前把人給扔了出去。只見那個看起來像是看好戲般,完全沒有受害者模樣的金髮青年揉揉自己方才一直被捏著的手腕,然後清澈的一雙藍眸平靜無波,完全沒有受害感。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朔間零。」


朔間零不可能蠢到連自己的雇傭對象都認不出來,在簡單的把自己的儀容整理一下之後,往前站了幾步,只見那個比自己稍稍矮上幾公分的雇主先生正用著像是舔[ /// ]吮般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來回的審視。朔間零突然很希望自己的分析、感應能力什麼的在這一刻全都死機,不然這目光也真是讓人太毛了點。


「長的實在是太合我胃口了。」


朔間零正在思考是餓死自家的一票老小還是被自己未來老闆性騷擾,哪一件事情問題比較大一點?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調查天祥院英智的檔案裡,似乎有講到他未來的老闆似乎是,純彎的?


「那個,姑且先提醒一下,吾輩向來是不吃窩邊草主義。」朔間零看著那個已經勘勘快要貼到自己身上來的金髮青年,他連忙丟出了原則問題。

「好巧,我也是。」


然而,朔間零冷不防的被跩下了脖子,就這麼被一雙薄唇貼著磨蹭了一下,也許是那雙純藍的眸子十分的美麗,於是他沒有第一時間推開那個人,又也許因為這個名為天祥院英智的青年有著難得清甜的氣息,於是他不但沒有抵抗那探進來的意外青澀的舌尖,甚至非常過頭的把自己的舌頭一路舔進了對方的口腔裡,等到他舔著唇角抬起頭的時候,那個主動進攻的金髮青年已經氣喘吁吁地靠在自己的懷裡笑的極其刺眼。


「不吃窩邊草?」

「……咳咳、」

「那麼,剛剛的那個遮羞的酬金就用這個支付了,你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朔間零突然感覺自己的未來老闆、不,是現任老闆除了長的漂亮、身體柔弱之外似乎還有點不要臉。


TBC...

评论(4)
热度(38)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