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朔間零、天祥院英智一起上談話節目? - 上

※ 畢業設定

※ 超級天團團長X娛樂圈野心家兼霸主 設定

※ 小清新?搞笑?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別跟我糾結畢業之後哪隊會解散哪隊會留下了,反正是方便劇情設定,全都沒解散。OK?


01.

* * * 

「最近電視上有個非常火紅的新談話節目,你知道嗎?」

「啊,你是說那個“共度晚餐之夜”嗎?」

「上次連續兩週邀請了Knights的成員共度晚餐走紅的談話節目!那個我有看我有看!後來請流星的守澤千秋那次超好笑的,主持人都被嚇呆了。」

「這次邀請誰?」

「是UD的零大人啊!!!」

「哇!你冷靜點啊,我的耳朵要聾了。」

「另外一個是誰?」

「居然是幾乎不參加談話節目或是訪問的陛下啊!」

「陛下是誰啊?」

「啊,是愛稱啊、愛稱,天祥院英智的夫人們都是這麼叫他的。」

「真的假的!這稱呼好……二。」



* * *

這一頭電視台正在跟以往合作的廠商進行最終確認,雖然放送時間是深夜,但是拍攝完後還要後製進行修整,所以實際上攝影時間訂在了整個下午。這次邀請來上節目的來賓是這幾年最重量級的偶像跟業內聞風喪膽的娛樂圈大佬,能夠成功簡直是天方夜譚,但在這之前,前面邀請的幾個偶像團體也是相當難約的對象,這次接手節目製作的新製作人雖然是臨時接手,但看起來還真是有兩把刷子,尤其是人脈上……


「大家午安,今天麻煩大家了。」


跟往常一樣相當準時,主持人游木真也是一個有名偶像團體的一員,今年他們似乎不打算發專輯,除了團體活動的音樂節目之外,每個團員各自在不同的領域開展個人的特色。其中最活躍的兩個人,聽說在國外拍攝電影,另一個人拍攝的大河電視劇要準備上映了,這些年輕偶像意外的也不輕鬆。

主持人到達之後沒多久,離約定的時間早十分鐘左右,今天兩個主角一前一後的也來到現場了,最近Undead剛發表了新單曲,所以今天被邀請的朔間零預備穿著新的打歌服亮相,一眼看去黑色的皮衣跟半透明的紫色襯衫下若隱若現的雪白皮膚,外型相當妖豔,但說話的聲音倒是顯得慵懶而輕軟些,完全沒有外表的強勢。

而另外一位看起來相當溫和的青年,一眼看去是白色為主體的西裝,裡頭是湖綠色的襯衫,去掉了過於拘謹的領帶與襪子,不管是走動或是坐下時交疊雙腿,那最新朋克款的皮鞋露出微微的腳踝意外的休閒又典雅,就像是從奢華雜誌走出來的人物。

二十分鐘之後,現場拍攝就定位。


「共度晚餐之夜,準備,開始。」




* * *

紅燈閃爍了三秒之後,游木真像往常一樣開始了今天的錄影,長方型的餐桌上擺著由名廚做好的根據來賓喜好的餐點,當然用餐在這個環節裡面只是助興的成分,主要的部份還是以問答跟小八卦為主體。


「嗨,晚安,這裡是游木真。」游木真在桌前微微鞠躬,然後繼續說著,「今天晚上的晚餐約會我們邀請了兩位對我來說很久不見的大前輩,一個是最近發行了新單曲【血之月】的重量級超級偶像,Undead的朔間零先生。」

「大家好,吾輩是朔間零。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所以無法把月亮染成紅色的,所以請大家放心喏。」

「這樣講一點都不讓人安心啊,一點都無法讓人安心啊。」游木真笑著接下了朔間零的介紹詞,然後接著介紹下一位,「另外一位是最近才從法國回來的天祥院英智先生,剛拍完為期一整個月的雜誌感覺特別辛苦呢。」

「這邊是天祥院,啊,是的呢,其實是前天才回到國內,因為身體有點狀況所以留在那邊休息了一點時間才回國跟大家見面,真是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不好意思。」

「這次的拍攝時間好像長達了一個月的時間,還有跑到沙漠裡面拍攝?」

「是的呢。算是第一次吧,應該是第一次非常大膽的在沙漠中心的湖畔穿著很薄的禮服,擺出了一些這樣、那樣的姿勢,對我來說算是相當辛苦的環境了,畢竟相當的熱,而且不能被曬傷,畢竟曬出印子會影響美觀,要瘋狂的擦保養乳液。攝影一說OK的時候,四周的人就會衝上來把我拉進傘下面補充水分跟乳液……」

「我懂呢我懂呢,一邊補充水分皮膚也要同時唰唰地噴著水氣,防曬乳液簡直是用灌的方式在抹。」

「游木君在當偶像之前就是模特兒吧,對這些事特別熟悉。」


游木做為節目的主持人,輕鬆閒聊的方式進行開場,中間帶上今天餐點的介紹,朔間零沒有食物上的特殊要求,於是今天的餐點配合天祥院英智的喜好,選擇了山藥泥漢堡排的主餐,細緻的漢堡肉中間夾著水嫩潤滑的起司,上面再淋上與另一種起司調和的山藥泥,拌上特製了和風醬料,甜甜鹹鹹醬汁包裹住細緻的牛絞肉,一口咬下肉汁滿溢在唇齒之間,差一點都要燙傷舌尖了。天祥院英智臉上的笑意都比平常優雅的角度更深了些,以顯示對餐點的喜愛。


「沒想到前輩這麼喜歡漢堡排,當初看到菜單的時候,還擔心了一下,如果是什麼豪華大餐的話,製作組恐怕就要下血本了。」

「沒有這種事,其實我特別喜歡份量大一些、飽足感比較夠的餐點,唔,當然好吃也是必要的,但是不是特別執著吃大餐。畢竟別看我這樣,平時運動量還是很大的。」

「吾輩就很羨慕天祥院君這點了,現在來說,飲食就是攝取基本量,對老人家來說,份量太大的熱量可是吃不消的。」

「……也是呢,我其實是滿喜歡吃東西的,但是運動不太行呢,每次要消除贅肉就只能多跑幾次健身房。」游木真這幾年的歷練下來,在鏡頭前不再那麼僵硬,台風相當穩定,時不時有些招架不住的反應,也相當自然不會引人不快,「聽人說朔間前輩在拍攝期間常常只吃液態的食物,還被拍到的這樣的畫面上傳了網路。」


游木真的引言之下,畫面跳出了穿著表演服的朔間零用手背擦著嘴邊溢出了血紅色的汁液,加上拍攝者取得角度顯得相當可怕,完全就像是吸血鬼般的鏡頭,這是之前Undead的官方發出的幕後照片之一。


「……」

「噗哧、」

「這張照片後來被許多粉絲用心的修成了各種照片。我們也準備了幾張迴響前幾名的圖給朔間前輩看看,然後製作組這邊也用心的做了幾張,請看。」

「還真是特別的悖德過激啊。」

「吾輩感受到愛意喏,謝謝大家對吾輩,對Undead的支持。」

「哈哈哈……」


TBC...

评论(2)
热度(35)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