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嚮哨]流金歲月 ‧ 03

※ 主線:零英、涉英

※ 若有其他CP,會打在文章開頭防雷,但不會發TAG

※ 走走劇情~

※ 上一篇  ‧ 01  02


請聽我解釋(爾康手)

是這樣的,我本來已經寫好了老零跟英智的碰面了,然後寫了寫又覺得,中間太空了,於是我中間串進了一段劇情之後,回過頭,已經擠掉了原來的截尾,所以這篇──老零也不會上線(端鍋蓋跑)


* * *

03.


「Fine的嚮導也離開了。」


在場所有人的腦袋裡都響起了一道聲音,聲音的主人──這個團隊唯一的嚮導──游木真正躲在離他們相對遙遠的一處地洞裡,全身與手裡的裝備全都被包裹得嚴實,看起來幾分滑稽,然而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話。所有人,即便是冰鷹北斗早就做好了與自己的指導者面對面的心理準備,這一刻還是不自覺的鬆了口氣。


「雖然應該不算違紀,但我們擅自出動這件事,如果被現場抓到恐怕還是得寫上十頁報告書。」

「唔──」

「要是連累到衣更跟小杏就不好了。」

「抱歉啊!我真的沒想這麼多。」

「沒事、」被稱做杏的少女揮了揮沒有持槍的手,似乎有些侷促的眨眨眼,「我能幫上忙就好。」

「別想太多,現在先撤退吧。」衣更真緒──紅髮的少年將手裡的槍插回了槍袋之中,「有什麼等安全的時候再說。」


在小鎮上的衛兵出來巡視之前,一群人已經騎著車離開現場,因為Fine的部隊離開過於放鬆的緣故,他們完全沒有注意到被另一隊人馬注視著。這是早在Fine之前,就已經跟著他們許久的關注。



* * *

與來自塔的杏相遇,是從Trickstar這個部隊登記的那天所展開的機緣。他們的新部隊登記完成之後,明星昴流正巧在軍部的星曜大樓某個櫃子的後面發現了躲在這裡的杏。


「你為什麼躲在這裡啊?」

「欸?」


杏在確定了四周,自己躲避的人不在之後,才紅著臉支支吾吾的說出自己在晉見完蓮巳敬仁之後,莫名被一個金髮哨兵糾纏的狀況,然而事實上這個哨兵並不是真的對她有甚麼騷擾,多半的時間其實是特意在幫助非本國人的自己。


「好複雜。」

「那個人是個好人。但也是個輕浮男……因為不討厭才躲起來。」

「我懂我懂,這種人真──的很讓人困擾。」游木真在很多話題上都跟不太上的金髮少年唯獨在這件事情上跟上了節奏。

「阿木你怎麼這麼激動。」

「欸、啊,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星曜大樓是夢之咲的行政中心中的一棟,夢之咲的行政中心是中間的最高行政大樓為中心,由五棟大樓環繞最高行政中心,以空中走廊連結而成的奇特構造。最高行政中心的最高層,那圓型的特殊樓層就是依照日日樹涉的精神領域外觀搭建的「白色宮殿」,水晶球般的內部,依稀可見裡頭復古、華貴的樓中樓宮殿。

冰鷹北斗從星曜大樓抬頭仰視著那座「白色宮殿」。他曾經入侵過一次,知道那就像是擺設般的水晶宮殿佈滿著各種陷阱跟防禦設施。


「小北,我們要跟小杏一起去吃蛋糕!去嗎?」

「笨、」


那頭的明星不顧迴廊上的回音以及人群用極大的聲音喊著他,北斗看著所有人望向自己的視線中快步地衝向那個沒有神經的傢伙,然後拉著旁邊的小杏飛也似的逃離現場。


「哇啊──」


簡單來說,在那時也許多虧了明星昴流這個笨蛋,不然他還真不會跟這個身分有些麻煩的女人扯上關係。別提這後頭因為吃了平生第一頓由女孩子請客的蛋糕與紅茶,於是千里迢迢的跑了個老遠來對付終魂。



* * *

一行人在善後者來臨之前,就已經先行進入了邊境城鎮,明星昴流先一步去與這個城鎮的熟識打個招呼,其餘的三人與杏一同來到了明星昴流告知的私人區域稍作休息。


「不過必須說,小杏真是厲害,居然可以預測死亡之地的侵襲時間。」衣更真緒體貼地伸出了手讓杏可以使力從冰鷹北斗的車上跳下來。


他們原本只是因為明星昴流一時的好奇而與這名為杏的女孩有了接觸,作為近幾年來,唯一獲准進入夢之咲的「塔」方人員,不得不說,她比自己所想像的更加出名,即便一開始並不認識她,知道她身分之後還能自在相處的人,估計也沒有幾個。『我可以告訴你們,下一個死亡之地的侵襲位置,就以這頓蛋糕為報酬,我需要你們陪我去。』更別提會以一片蛋糕為交換條件,在上層沒有指示的情況下私自行動。


「不,也不是很厲害。」杏似乎有些害羞的紅著臉頰,然後深吸了口氣,「塔的訓練,有特別針對死亡之地的「侵襲」行為的加強。」

「小杏是「斥侯」嗎?」游木真插嘴問了一聲。

「啊,是的。」

「什麼是斥侯?」冰鷹北斗眨了眨眼,似乎對於這個名稱相當陌生,他向衣更真緒望去了一眼,對方也顯然是相當迷惘的神情。

「斥侯是──欸,呃那個、」

「是哨兵的一種古老分類,只是一般來說嚮導也能夠做到類似的事情,所以沒人特別去區分或是訓練。」游木真在某些冷知識上意外的非常博學,「而且斥候對於天賦的要求比較嚴格,只有一些古老哨兵名門才會特別保留這種兵種,現在我們國內……大概只剩下神聖騎士團還有吧。」

「原來如此。」冰鷹北斗點點頭。


明星昴流讓他們來的地方,雖然雜草叢生,一眼望去看上去十分荒蕪,然而進入了裡頭,卻意外的乾淨,而且依稀可以看出來這裡曾經是一個議事堂,佔地面積相當的大,可想見當初盛況。


「沒想到這裡居然是這個樣子的,剛剛在外面的時候還想著『這裡真的可以進來嗎』什麼的,重要的是,那傢伙到底為什麼會知道這裡呢。」

「連北斗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因為我們兩家長輩不合,他很多事情我是不問的。」

「是這樣啊。」


因為哨兵進入城市需要在到達之前進行登錄,而他們並沒有事前進行登錄作業,未免被檢入器刷到而被問些有的沒的,他們乾脆選擇了避開。杏朝著廣場的四周看了看,眉間似乎因驚訝而皺褶了起來,忍不住觸碰了一下那些已然破敗的裝飾。


「這裡⋯⋯」


冰鷹北斗似乎正在試著與明星昴流聯繫,而游木真跟衣更真緒已經找到了比較空曠的地方,大剌剌的開始將帶來的設備進行連接,只見紅色與藍色的砂子在啟動後開始將周遭的狀態進行了整理,讓廣場的一部分清出了可以坐下休息的區域。


「從你們方才的對話,感覺你們好像並不怎麼熟識?呃,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杏走向了游木真與衣更真緒忍不住問道。


杏問這話並不給人打探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方才的戰鬥之後,游木真與眾人的連結還在,能反應出對方的情緒帶著什麼意圖,因為杏只是隨口問起,游木真也並沒有引起多餘的反應,只見他們兩個人互望了一眼,然後聳聳肩的答道。


「我們幾個都是同一個訓練所出來的。」



* * *

這一頭,蓮巳敬人正用他這輩子最快的速度全力衝向「白色宮殿」,靴子的硬跟在光滑透亮的大理石地板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旁邊他的哨兵神崎颯馬正快步跟在旁邊,似乎有些緊張的像是隨時要扶住可能走的太快會摔倒的敬人,或又是隨時待命要把他抱著走般的緊盯著他。


「英智那個無可救藥的傢伙!」

「蓮巳殿下,前面就是天祥院的房間了。」


然而更令蓮巳敬人火大的還在後頭,他用力的拍開門,裡頭竟是空蕩蕩的,應該在此等著他前來說教的那個哨兵,居然溜掉了。


「天祥院英智!」


神崎颯馬打開了衣櫃,裡頭堆疊著數十個可愛而整齊的大耳狗布偶,看上去相當的溫馴可愛,沒想到皇帝的大衣櫃裡全是布偶──咳咳,他忍住了想伸手搓揉兩下的慾望,端正的關上了衣櫃的門。


「咳,看來完全沒有人在呢。」

「那個該死的小丑呢!」


蓮巳敬人彈開手上的通訊器,紅色的金屬流砂瞬間像是波浪般的震動著,然而顯然對方像是知道這是蓮巳敬人傳來的聯絡,就這麼擦拉的一聲斷了蓮巳敬人的呼叫。


「日日樹──這渾蛋居然掛我電話。」


神崎颯馬正在思考現在躲到門外還來不來得及。



* * *

邊境的城鎮與行政中心的都城不同,這裡的軍隊並沒有那麼嚴謹,明星昴流避開了幾個檢入器之後就相當快速的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人!


「小紫之!」

「欸,是明星學長,為什麼會在這裡?」

「與新朋友一起合作擊敗了終魂,沒想到是小紫之駐守的城市,所以才趕快來看看你的狀況。」

「剛剛打敗終魂的是學長嗎?好厲害啊!」

「哪有,只是個小小的終魂而已。」

「不愧是哨兵,我所能做的,也只有織出像那樣的防禦工事了,要是仁哥在的話⋯⋯」

「剛剛那個漂亮的防禦牆是小紫之的能力嗎?超級棒的啊。」

「真、真的嗎!」

「嗯嗯、真的真的。」


因為明星昴流的話語,藍髮少年流出了可愛的笑容,就在這時他們的身後傳來了聲音。


「真是的,我剛剛明明也稱讚了創的防禦牆,結果創是一點也不信,反而這個『明星』學長說了之後就相信了。我可是要吃醋了。」

「欸?」


從迴廊的深處緩緩走近的人,每一步踏出的動作都顯得優雅而美麗,即便葉片間灑落的那些許光線,也能流轉成漣漪般的淡金色,雪白的肌膚上有著一雙像是清澈藍天般的眼眸,來人淺淺的微笑讓人忍不住將眼睛在他身上留連忘返。


「不幫我介紹嗎?」

「啊、這位是我訓練所的學長,明星昴流。這位是⋯⋯呃、」

「叫我英智就可以了,你好。」


评论(9)
热度(15)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