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泉真]騎士大人今天也很纏人 (上)

※ 瀨名泉x游木真

※ 劇情主要參考目前陸服進度,劇情私設有


(上)

————


「泉前輩是笨蛋!」


這一天夢之咲學園的走廊,發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令人訝異的是這個聲音的主人居然是平時想都沒想過、任何人也不覺得他有個膽子的人。聽到聲音而趕來的鳴上與仁兔,看到的是一臉呆滯的瀨名泉站在那裡,而轉身上樓連個背影都顯然颯爽霸氣的,居然是游木真?


「啊啦?」


鳴上站在呆滯的瀨名泉面前揮了揮手,但顯然一點反應都沒有。沒有第一時間跑去追跑掉的游木,也沒有任何表示。這可實在太神奇了。


————


「阿游,你怎麼了?」

「什麼都沒有。請讓我這樣就好——」


Trickstar集合在練習室裡面準備新曲,但平常在旁邊總是緊張兮兮又傻裡傻氣的游木真今天就像是被人欺負了一樣,抱著自己的膝蓋縮在角落邊上。因為不管怎麼問,游木都只是搖頭不答,其他的夥伴都不知道該怎麼才好。


「那,總之,先開始練習吧。」

「也只能這樣了。」

「之後再讓別人試試?」


因為早上的傳聞,大家都多少聽聞了這次多半有跟那個總是黏著游木的學長有關,這件事來說,雖然最開始的時候,大家都因為監禁事件而對瀨名學長特別的注意,有一陣子甚至都不讓游木一個人行動了,但是時間久了之後,發現那位學長不曾做過任何危害過阿真的事,最主要的是,游木本身也並非討厭對方,只是覺得對方很煩。

當事人本身都沒有這麼在意的狀況下,其他人也不方便再多做些什麼。訓練到一半,從別的組合那回來的杏也加入了這頭的訓練指導,開始認真的確認細項作業。


「那個,阿木我跟小北有事,阿緒等等要回學生會,今天就麻煩你送小杏回去可以嗎?」

「咦?是沒問題,但是小杏可以嗎?」

「我自己可以——」


就在游木轉過頭詢問這邊的杏的同時,後頭三個人擺出了「拜託」的姿態,低頭、雙手合十、鞠躬彎腰——杏默默的望了一眼天花板,然後尷尬收住了意圖自己回去的話尾。


「如果游木同學放學後沒有事的話。」她聽見自己的聲音這麼說著。


————


今天的天氣陰晴不定,早上還熱的想把制服給脫了,現在看著陰沈沈的天氣只希望自己有帶傘,瀨名一般這個時候連練習都有點坐不住,只想去給自家的小游送傘,免得他不懂得照顧自己覺得回家就這麼一小段路而感冒——但今天他想去也不能去,因為他傷到了小游,只怕現在最不能接近小游的人,就是自己。


『我一直以來都搞錯了呢。對不起——』

『請你不要接近我。』


「啊啊,煩死人了。」瀨名泉喃喃自語道。


『——瀨名前輩接近的話,我會很痛苦的。』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瀨名泉忍住了身體那股想要踹開桌子的衝動,他一向是這樣嚴以律己的人,不會在公開場合做出任何有損偶像形象的舉動,但仍然無法將心煩意亂從臉上驅逐出境,


「啊真是的,小泉泉今天心情特別差欸。」


這裡是Knight的新基地。

不如說是因為凜月的關係,才決定在這裡集合的,跟攝影教室相同,這裡也有杏給凜月設置的床鋪,簡單的說比當初臨時搭建的床更精緻了。床單上畫著飛舞的音符,不斷延續到地板上,想也知道是哪位的傑作。但瀨名今天已經沒有力氣多抱怨什麼了,不如說,連在那些臉上踩兩腳都沒心力。


「不要戳我的臉,你很煩。」

「啊啦,人家只是來關心一下嘛,心情不好也是美容的大敵喔。」

「哈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今天中午跟那孩子發生了什麼嗎?」

「——哼。」

「人家可是第一次看小真真發這麼大脾氣,下午上課也是心神不寧的喔。」


瀨名一瞬間靜默了下來。那像蛇一樣銳利的眼,這一刻卻恍惚起來。等待人回神的時間過於漫長,鳴上幾乎用光了自己的耐心,就在這個時候眼角餘光正好看到了遠處的杏,果然作為這裡唯一的花朵是這樣的令人注目。


「啊,是小杏跟那孩子呢。」

「哼——明明說了喜歡我的,結果轉頭就跟女孩子回家了。」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轉過頭的瀨名喃喃自語的說道。


說不上這股複雜的情緒,到底從何而起,但現在他是如此的痛苦。


『——可是我,不希望做你的弟弟。』

『喜歡你,可是,哥哥——瀨名前輩不是這種感情的吧。』

『我注意到了呢,我喜歡瀨名前輩。是那種,想、想親下去的感情,還有想做很多色色的事情!是那樣的感情喔,瀨名前輩不可能明白的吧。』


不明白你啊,小游。

明明一直抗拒我的,一直甩開我的手的人,明明一直都是你啊。



————


「終於平安的到達了。」杏一臉糾結的看著自家的家門,然後轉過頭對著後頭仍然在恍惚的游木嘆了口氣說,「要不要進來喝杯茶?」


游木腦袋不好,一般來說是因為相對於學校裡那些天生閃閃發亮的人。他的功課並不算差,人也很努力。過去即便是Trickstar陷入大危機的時候,也能屹立不搖的堅持自己作為TS組合一份子的心情跟意志。


「不、我──」

「務必、讓我請你喝茶。」

「呃,好的、」


不過今天這狀況簡直慘不忍睹,杏已經不想思考今天倒底多少次攔下游木恍惚到差點出事的狀況,總之她完全不放心讓這人自己走回去,加上她其實是在眾人的期盼下要做到開導的工作。


──啊啊、這年頭製作人不好當啊。


這個時間家裡人還沒回來,杏迅速的給衣更發了訊息,表明了擔心游木自己安全回家的可能性,讓他一個小時之後來她家接人,然後端起了泡好的熱茶從廚房裡走了出去。



————


「真君──可以回家了嗎?」


朔間凜月在轉彎處探了頭,嚇得剛好走到這個點的衣更手裡的手機差點飛出去,但是即便飛出去凜月應該也是能及時的搶救。


「抱歉,凜月,我今天可能沒辦法跟你一起了。」

「為什麼?明明說好要到我家吃我做新的甜點。」

「可是、我的組合成員有點事──」

「唔、不要!」


凜月鼓起了臉頰,顯然是不準備讓衣更爽約了。


「凜月、」

「才、不、要──」

「但是、」

「一定是因為那個『小游』吧。」

「──咦,為什麼你會知道游木的事?」

「為什麼小瀨的事,我們的約定會被破壞,我生氣了──」


雖然懷疑是起床氣,但現在凜月一雙紅眼銳利了起來,衣更這一瞬間反倒有點嚇到了。只見凜月把自己的手機摸了出來,很笨拙的開始點起了電話的按鈕,撥通的瞬間那頭傳來了有氣無力的聲音。


「小瀨,因為你害的,有個孩子會有危險,你自己去解決!」

『哈啊?』


只見凜月把手機話筒貼到了衣更的面前。


「說,去哪裡接人。」

「啊?等等、」

『這個聲音是、小游的朋友?小游怎麼了?』

「咦?這、瀨名學長?」


TBC...

评论(5)
热度(37)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