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軌跡 01

※ 基於前作引力與恆軌設定延續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依然是ABO設定喔~


* * *

跟後來我們所知的歷史不同,現在的Omega跟遠古時期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就像女王般是不會被任何雄性標記,而坐擁著所有的一切,不管是雄性或是雌性,最後在死之前將繼任者培養出來,要是發生了意外女王提前死亡,會有雌性暫代女王,直到新一任的女王長大。然而,人類並不是像蜂巢那般有紀律的文明,一旦坐上了那個位置便會破壞其專屬的職位。

——以至於「女王」滅絕。


「⋯⋯所以說?」

「天祥院所出的Omega之所以被當成了怪物,便是因為我們一族是少數還保有女王基因的華族。」

「就像童話故事⋯⋯」

「就是啊,雖然我很愛敬人撰寫的故事,但因為這個是秘密,所以請不要告訴任何人哦。」


還躺在床上有一下沒一下呼吸著的天祥院英智,這時候還是個小小的孩子,他所說的話半真半假的,就像是一個很動聽的故事。然而即便誰都不會相信,敬人卻打從心裡認為這是實話,因為天祥院英智說話的神情,讓他這樣肯定。



* * *

天祥院英智跟朔間零在一起了。

這並不是公開的秘密,但是夢之咲的學生幾乎都心照不宣,第一個發現這件事的,是日日樹涉,但不是因為作為一個Alpha從氣味上發現的,天祥院英智的氣味並沒有變化,因為在那時候,他們並沒有進行標記。他發現僅僅是個湊巧,天祥院英智不小心用了很親暱的叫法喊了自己的老友──雖然僅只是一個還不成調的音。

夢之咲的皇帝陛下無論外在是如何表現的,但私底下是個極為害羞而守禮的孩子,即便為了維持與奇人們敵對的姿態,而都是冷漠疏遠的,絕對不會那樣輕易的衝口而出。第二個發現的是那個轉校生,並非女性意外天生的雷達,而是她不經意的,成為了兩個人相見時的意外會集點。


「總而言之,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了。」


蓮巳敬人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居高臨下的看著兩個正襟危坐在自己面前的友人,正確的來說,一個是自己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另一個則是自己一直以來相當尊敬的友人,而且兩個人都還是自己曾經輔佐過的前後任學生會長。


「哎呀,我其實是想要十分低調的。」

「正確的來說,其實吾輩並沒有告訴其他人,他們都是自己⋯⋯」

「無可救藥。」


不解釋還好,一解釋眼前的敬人臉色更加的難看,兩個人同時都收住了口,明明以武術或是力量來說,不管是天祥院英智或是朔間零都能扳倒眼前明顯文弱的蓮巳敬人,然而這一刻兩個人都只乖乖的正坐在弓道部的榻榻米上聽著敬人長長——長長的說教。


「我腳麻了⋯⋯」

「吾輩腰痠了。」

「好餓。」

「要不你直接暈倒看看敬人會不會放過我們。」

「我覺得他會被嚇到心臟衰竭比較有可能。」


兩個已然與敬人相交多年的滑頭,深諳陽奉陰違之道,面上不輕不重的受教,私底下你來我往的細語著悄悄話。即便是這個學校或是社交界最為強大的兩個明星,對上蓮巳敬人這個操碎心的摯友,也只能乖乖的留在這裡聽訓。


「……最後,只想問一件事。」


落落長的講了一段時間之後,似乎是注意到了兩個傢伙的陽奉陰違,蓮巳敬人坐了下來與兩個人平視,只見兩個人同時舒了口氣之後,又有些緊張了起來,明明沒什麼好怕的,然而兩個人還是抖了一抖。


「是真的嗎?」蓮巳敬人推了推眼鏡,認真而專注地盯著他們,「不是因為任何復仇或是條件交換?」


畢竟他們兩個人之前的關係,或者應該說那些曾經參與過的一切事情,導致了最為了解他們的人會如此擔心也正常。天祥院英智與朔間零對視了一眼,然後笑了笑,就像是無可奈何但又甘願受之的笑容。看到了這樣的笑容,其實作為他們的好友,剩下的話語都相當的多餘了。


「看來這部分,是我擔心的太多了。」蓮巳敬人嘆了口氣,「那麼,接下來你們準備公開這件事嗎?」

「唔,還沒打算好。」

「沒有準備公開這件事。」


蓮巳敬人搖了搖頭,即便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出了相似的答案,但他肯定這兩個人絕對沒有好好向過這些之後的事情。


「你們談過這件事嗎?」


顯然是沒有。


「我還是再確定一下,你們真的不是鬧著玩的吧?」


* * *

無論如何總之敬人漫長的說教終於結束了,天祥院英智就像是反抗期來了般,並沒有選擇回去學生會,而是來到了露臺花園吹風,明明是如此不經摧折的身體,然而背脊卻挺得如此的剛直。


「唉,也吹的夠久了。」


指尖略有些蒼白,明明還是相當宜人的天氣,偏偏自己的身體連這樣都受不住,若是過去,想必此刻自己已經在賭咒這樣的命運,但是最近的情緒卻是異常的輕鬆。

明明自己決定從王座走下來的那一刻是如此的難受,即便他對一切都不意外,即便他是如此忌妒Trickstar所擁有的光芒,即便承受了自己可愛的小小崇拜者難以置信的質問……桃李,真是對不起他了呢。風吹起,擦過肌膚讓英智不自覺地抖了抖,他突然有那麼一點懷念起了某個人的懷抱──零。


「英智。」


在他正準備後退的那一刻,順著那叫住他的聲音,他落入了一個相當溫暖的懷抱之中。


「嘶,你好冰。」

「……你什麼時候來的?」

「吾輩去輕音部鎖門之後,可就過來了,只是看你這麼出神地看著夕陽,總覺得不是打擾你的時候喏。」

「那怎麼知道現在可以打擾了?」

「因為你在喊吾輩啊。」

「我才沒喊。」

「喊了。」

「沒喊。」

「呵,明明就一直喊著吾輩。」

「沒有的事就是沒有。」


天祥院英智就像是小孩子在嘔氣般的嘟著臉頰,朔間零牽起了英智的手,然後往手背上親了一口。


──英智。


「唔!」


天祥院英智忍不住微紅著臉喘了口氣,朔間零轉換了自己身上的信息素,那不是在台上牽引著情緒的信息素,而是動情時分的氣味,雖然反射的想逃出這個人的懷抱,卻軟著雙腿就這麼貼著對方的胸膛,任著對方耍流氓。


「聽見了嗎?吾輩的聲音。」

「……才、」

「吾輩可是一直受你這震耳欲聾的呼喚之苦頭,現在可換你了。」


朔間零用手撫著天祥院英智的臉頰,然後湊上了那雙唇,底下的唇瓣被風吹著微冷,但裡頭卻很溫暖。就跟英智本人一樣,外表上總是帶著幾分禮貌的冷漠,但內心卻是這麼炙熱而濕潤,若他不借助外力,只怕這人已經咬爛了雙唇也不願透露一份疲累。並不是刻意躲藏起來,但等到英智回過神,他們已經躲進了紅茶部的社團室裡交換著彼此的氣息。


TBC...

评论(8)
热度(37)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