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嚮哨]流金歲月 ‧ 02

※ 主線:零英、涉英

※ 若有其他CP,會打在文章開頭防雷,但不會發TAG

※ 本來想要401耍個皮,但結果我上班(。)

※ 上一篇  ‧ 01 


* * *

02.


砰砰砰──黑色的旋風完全伸展開了那詭異的觸絲,不斷地拍擊著那閃爍著藍色光芒的圖騰花牆,畢竟是一個還不成熟的嚮導,那精神領域的強度並不足夠完全抵消掉進犯者的攻擊,裡頭的低階哨兵能力過於微弱藉著配給的淨化武器對於如此高濃度的旋風毫無效果。


「喔喔喔!這不是做的不錯嘛!」


在城鎮外頭不斷延伸的,那建築在沙漠之上的大道上,一輛吉普車正風急火燎的朝著這頭疾駛而來,上頭僅僅坐著四個人,沒有人想到會有這麼一票人物突然出現,也沒有人注意到這麼幾個人。


「⋯⋯那個由嚮導儀投射的領域護盾大概再不過幾下就要散了。」


駕駛座上的紫髮褐膚青年出聲提醒的同時,坐在後座的男人手一抬,整輛車就像是被一層薄薄的紫霧籠罩著,而在這個紫霧之中一隻巨大魔鬼魚滑行而出,快速擴散出去的紫霧就像是把整個天空吞噬成海洋般,魔鬼魚隨著其擴散的速度悠揚的游著,牠開始在黑色觸絲的周圍盤旋、旋轉、包圍,長長的魚尾巴像是在挑釁般的拍擊著觸絲,那些方才怎麼也打不消的觸絲在這精神體的面前就像是棉花糖般毫無攻擊力。


「哈——啊,這種小場面讓小狗去就好了,根本沒必要叫上我。」另一個坐在後座的金髮男人臉被黑色軍帽整個蓋住,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後用那濃濃的睡音抱怨著,接著他一個彈指,一隻身型巨大的信天翁化成了一道白光不斷地撞擊旋風,「嚮導的精神體攻擊力太弱了,退後。」

「老子不是狗!」


魔鬼魚就像是在遊玩般與信天翁的攻擊錯開,在外圍翻繞著像是在跳舞般,然而在紫霧的圍繞之下黑色旋風已經慢慢的與城鎮哦拉開了距離。而同時那迷彩的吉普車越來越靠近目標,副駕駛座上的銀髮青年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就在他即將要跳出車時,一聲槍響,一道橘色的光芒先他一步的插入了旋風之中,同時旋風被這橘光一口氣給打了散。露出了中間那像是液體般的黑色核心。


「靠——被搶先了。」


就在這一刻,魔鬼魚像是感受到什麼,優雅而迅速的游回了自家主人的身體之中。而信天翁也同時一個華麗回到了吉普車的上方盤旋。


「⋯⋯我們該走了。」

「為什麼!」

「你沒有發現嗎,夢之咲的菁英軍隊、不,居然是Fine的直屬部隊。」

「怎麼可能,那個傢伙應該還不能離開──唔!」


順著那從後座伸出的手指向的方向,還隔著老長一個距離的山壁上,對於一般人來說可能完全看不清楚,但對於五感極端敏銳的哨兵來說卻是相當清晰,塵土飛揚之間,白色軍用車在那之中,雖然人沒有下車,但是『白色宮殿』的出現昭然若揭,即便日日樹涉並未被限制自由,但能讓他如此耗損精力展開領域護送的人,毫無猶豫只會有一人。


「切,反正有人要處理『終魂』了,我們趕快離開吧。」


十分不甘心的銀髮青年回頭看向了終魂所在地,那裡有一群看上去十分年輕的哨兵,與城鎮裡那幾近微弱的攻擊不同,橘髮少年明顯是個有A級以上實力的哨兵,他手裡的狙擊槍射出的精神力導引彈相當的強勁,每一發導引彈都直入深處,而旁邊護衛著他的黑髮少年雖然觀察的不夠多但也同樣至少有A級的實力,手裡發著藍光的刀刃揮舞的十分利索,旁邊站著的三個人,至少其中一個嚮導,另外兩個應該也不算差勁,即便這終魂有些巨大,但顯然已經不再造成威脅。


「避開追蹤,我們進沙漠。」

「知道了,各自抓緊。」開車的紫髮青年,大幅度的轉動方向盤,就像是要把每個人都甩下去般的做了一個將近一百八十度的迴轉。


在揚長而去前,銀髮青年回頭那一瞬間,正好與一個穿著淺綠色制服的女孩對上,她身邊站著兩個哨兵,其中一個,就是搶了自己獵物的橘髮青年。只見少女臉上雖沒有什麼表情但發亮的雙瞳卻讓人印象深刻,她對著自己輕輕的點了點頭,就像是致謝。銀髮青年莫名臉一紅,不自在的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怎麼了?」

「沒事!」

「真可疑……」

「煩死了!」



* * *

在山壁上,天祥院英智正站在那裡看著被稱作「終魂」的死亡之地產物被迅速俐落的解決了,然而這並不是一個尋常的現象,「終魂」是一種帶著污染的觸絲聚集體,是一種有著強大破壞力的產物,而真正可怕的並不在此,它展開的尾端部分帶有病毒,所有被觸及到的生命體會遭受其神經污染,精神錯亂直到死亡飽受折磨⋯⋯而現在,它僅只剩下「核心」的部分了。


「Amazing!相當精彩。」

「⋯⋯是啊。」


那經由嚮導儀展開的精神護盾十分出彩,雖然稍嫌幾分青澀,但非常緊密確實,並且快速,這份速度難能可貴。然而真正厲害的,是在自己趕到之前的那困住終魂的紫霧,那是非常強大的嚮導精神力,即便並沒有展現其真正的樣貌,天祥院英智還是一眼看出了這強大到完全不輸給日日樹涉的精神力的真實,或許該說怎麼可能不認得,那是與日日樹涉的「白色宮殿」齊名的精神領域——「夜幕」。

朔間零的精神領地。


「看來你的老朋友,那曾經的第一嚮導,朔間零,又開始活動了。」天祥院英智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讓人分不清楚他到底是喜是怒。


「是否需要要追擊?」在後頭一直很安靜的哨兵副長出聲詢問。


也許是看著天祥院英智的目光略帶幾分冰冷的追著突然掉頭而去的迷彩吉普車,他強大的精神意識即使只是透出了幾分的威壓,都讓四周的哨兵不寒而慄。


「……算了,你們追不上『他』的。」天祥院英智笑了笑說著,「可惜敬人不在。」

「右手君要是來到這裡,看著你看到他們,也許表情會十分有趣。」日日樹涉與天祥院英智對視了一眼,英智被這番話勾出了幾分的笑意,同時日日樹抬起了望遠鏡像那頭看去。「哦呀,那不是北斗君嘛⋯⋯」

「⋯⋯在涉隊伍裡實習的那個天賦異稟的孩子?」


嚮導與哨兵不同,即便五感在訓練之下比一般人強些,但仍然無法不藉由外在的儀器輔助,至少在這樣遙遠的距離下,在場哨兵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然而對於涉來說,他可以藉由自己那白色鷹隼的眼睛看到某些自己實際視力所看不到的東西,然而若要看的更清楚,必須借重望遠鏡之流。


「另一個哨兵也很有天賦。」


在他們對談之際,明星昴流與冰鷹北斗已經聯手出擊,將終魂的液態核心給消滅了。天祥院英智毫不懷疑他們可以解決終魂,然而他還停留下來看著整個過程的原因,最開始是因為自從自己統領夢之咲之後幾乎沒有出現過的朔間零與其小隊成員,再來則是與塔所派遣來的駐留特使一同殲滅終魂的那兩個自己一直都在注意的兩個年輕哨兵。


「塔這次所派來的駐留使者⋯⋯是一個嚮導嗎?」

「哦呀,英智對她有興趣嗎?」日日樹涉眨了眨眼,他伸手圈住了英智,把那直望著那頭的注意力稍稍拉了些回來。

「是啊,這一次看到的事物都很有趣。」


天祥院英智並沒有抵抗日日樹涉的舉動,即便周圍的人看著,他也受得住這來自四面八方的各種情緒波動,不管是嫉妒或羨慕⋯⋯對他與涉來說都只是螻蟻般絲毫不受影響。


「⋯⋯是的,尤其是那個人。」


只見天祥院英智的手環不斷地劇烈震盪,幾近到了難以忽視的邊緣,他與日日樹涉對望了一眼,兩個人勾勒出了可稱得上調皮的笑容。


「趕快回去吧,我可不想看到敬人被我們嚇得心臟衰弱。」

「喔,那可真是悲劇。」


在他們身邊的一隊哨兵默不做聲的跟在身邊,做為Fine的部隊成員,區區終魂即便是少見的大小但也不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事項,這一刻他們每一個人都很清楚,他們的隊長,天祥院英智是為了「這些人」而來的。

朔間零。還有……


「給我那些孩子的資料。」天祥院英智在坐上軍用車後座的瞬間,他對著站在車門外的日日樹涉這麼說道,「特別是那位「北斗君」還有──嗯,是明星家的昴流吧。」

「若是不答應你的話,是否就不讓我上車了呢,我的皇帝陛下。」

「哼,不讓你上車的話,只怕多的是人想要迎接你到他們車上。」天祥院英智眼瞳一轉,卻還是讓出了位子讓日日樹上車。


日日樹涉拉上車門的那一刻,似乎聽到英智喃喃的說道:至於那個女孩,我想親自去見見她。日日樹涉正想確認這句話的時候,英智已經閉上了眼睛,進入了休息的狀態,他伸出手將英智的身體更靠近自己一些,然後慢慢展開了自己的精神領域,只見日日樹涉的周身飄出了像是棉絮又像是白雪般的光芒,輕輕柔柔地的覆蓋住天祥院英智。即便是那些畏懼著天祥院英智的哨兵,這一刻都忍不住多看他兩眼,從任何人的眼裡,都像是看到天使沉睡在雲端上的景象。



TBC...

评论(10)
热度(20)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