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嚮哨]流金歲月‧序

※ 目前有零英、涉英,很久沒試試3P惹,找機會試試

※ 有私設哨兵、嚮導


開新坑啦!

設定有看不懂的可以詢問。


* * *

00.

在諾大的、四處綴飾著復古花紋的白色大樓裡,一隻不起眼的松鼠正在疾跑著,在眾人毫無查覺下,可說是毫無阻礙的在一個華美的大廳之中沿著牆角邊跨越一個又一個的房門與走廊。


『⋯⋯向左五公尺,右轉,直行,加速!聽我指令——跳!』


在這精確的指令下,小松鼠縱身一躍穿越了電子牆,就這麼進入了這富麗堂皇的白色宮殿裡的內部。在穿越的一瞬間,原來髒兮兮的小松鼠搖身一變,全身帶著柔軟的白金色,眼珠像是兩顆綠翡翠般的美麗。


『⋯⋯Fine的『白色宮殿』,入侵成功。』



* * *

在這國家的歷史之中,曾經有一段極為混亂的時代,人口販賣、精神藥品氾濫、武器濫用⋯⋯等等,在當時連塔都不願意進入夢之咲幫忙,這個國家在那時曾經有過代替皇室統領各區域的御五家存在,他們帶著自己的部隊試圖以各自的方式為這個國家帶來短暫的和平。然而這樣零碎的治理並不能有效的解決所有的問題,於是以御五家為主的五個軍部採取了閉門的政策,築起了高牆不讓外頭的人們進入,視人民的苦痛於無物,直到現在的天祥院家主帶著Fine軍部與騎士團團長的月永一同攻入中央,他們討伐了當時的中央政府,成為新一代的聯邦領袖,同時降罪於御五家,將他們貶為「奇人」。

殺伐果斷,政令分明,血與鐵交織的是統一的政治目標,而後御五家戰敗,甚至有人說,日日樹家的天才嚮導日日樹涉為了家族直接歸順了Fine,這才免去了自家的慘烈。

——而這『白色宮殿』正是日日樹涉歸屬Fine的證明,他的精神領域,成為了保護Fine的領袖,保護天祥院英智的地方。


『⋯⋯連接。』


只見小松鼠眨眨眼,就像是直接與宮殿裡的所有聲音連上了線,接著沿著聲音的線路無限深入,終於找到了,那柔軟纖細的聲音。

與很多人的想像不同,那在戰場上殺伐果斷至極,被人稱做「皇帝」的天祥院英智有著如此美麗的聲音。


「喔?」

「⋯⋯塔,向我們展示了善意。」


另一道聲音的主人,他穿著一身紅色軍裝,紅月護衛團團長蓮巳敬人,他與天祥院英智的名字常被掛勾在一起,比起天祥院英智與Fine在戰場上的名聲,蓮巳敬人的紅月更多的是醫療與內政上的成就,民間對於這位護衛團的團長更為熟知,甚至有「要是你不乖就讓蓮巳團長對你說教」這樣用來嚇孩子的話語。


「那又如何呢?」

「英智!」

「這個國家並不需要塔的協助。」

「這個國家也許不需要,但是你──」


突然天祥院英智一個揮手,手裡的短劍就這麼飛了出去,只見蓮巳敬人躲也不躲,短劍掠過耳邊直直的射入了來不及反應的小松鼠體內。在那瞬間,短劍的光沿著松鼠身體的線路一經發散,那藍色格紋的光芒閃爍,然後這小小入侵者就這麼煙消雲散。


「好了,可以好好說話了。」

「以為我們不會發現嗎?無可救藥。」蓮巳敬人推了推眼鏡,他表情肅穆了幾分,「不要扯開話題,英智,你的身體需要塔的援助。我不是開玩笑的⋯⋯」


坐在大殿中心的金髮青年身著的潔白軍裝,上頭綴飾的金紋是如此的華麗,若不是眼前這個人只怕任何一個人穿上去都顯得太過庸俗,然而在這個青年的身上卻如此合襯。天祥院英智就是這樣的人。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是如此的優雅而華貴,即便眉眼之間帶著一分纖弱都給人一種特別的魅力。


「敬人,我沒事⋯⋯你太過擔心了。」天祥院英智站起身,這時才看到他白袍邊緣像是拉著金絲般連結著王座下所設的臨時安撫領域。「我沒事,你看。我可是照你說的一直待著,我哪都沒去。」

「我也說了,這個只是暫時性的,你本質不是開放性的哨兵,用了特殊方式迫使身體成長的結果,會導致你與你的嚮導無法互相感知⋯⋯」

「我對我的嚮導很抱歉。但是,我現在有你,有涉,我不需要其他人了。」

「不可理喻,我可不是你的嚮導。我是紅月的嚮導,那個小丑⋯⋯他屬於開放型的類型,雖然可以安撫但無法修復你的黑洞。」

「無所謂,現在這樣就行了。」天祥院英智那件披在身上的白袍隨著他走動飄動著,光線順著底下白色軍服的紋路滑動,「就像敬人一樣,只要是嚮導都一定能遇到新的哨兵的。」

「英智⋯⋯」

「當我們需要塔的幫助的時候,他們一次都沒有回應我們,現在才想要干預我國的哨兵及嚮導的事。」天祥院英智手輕輕一抬,白砂匯聚成一個清晰的投影,裡頭一個穿著塔的淺藍制服的女孩正從車子下來,並慢慢走向白色宮殿外部的行政大樓,「只怕沒這麼容易。」

「英智。我來吧,這些事情由我來處理。」

「敬人?」

「你還需要休息,這些事一分都不需要你來處理的。」

「……我知道了。」天祥院英智在大廳中走了兩圈,然後笑了笑,「我會乖乖的,回去好好休息。所以你把你的小精神體收回去吧,不然我家的孩子可能會太興奮。」


英智從自己的懷裡抓出了一隻掌心大的紅色小鳥兒,只見這可愛的小紅鳥在英智手心裡蹭了兩下,就展翅跑到了那頭金色的頭頂上搖晃著小小的鳥頭,而不知從什麼時候出現的一隻巨大的黃金獵犬已經默默地跟在英智的腿邊。


「朱雀,回來吧。」敬人嘆了口氣,將自己的精神體招回了胸膛裡,「你們這些人的精神體怎麼都喜歡把我的朱雀咬在嘴巴裡呢,連颯馬那隻小太郎也有樣學樣。無可救藥。」

「去吧。」

「你好好休息。」


天祥院英智乖巧的坐了下來說著:是、是。掛著微笑搖著手送走了蓮巳敬人,幾乎是那人完全離開感知範圍,他就不計形象的攤在了曾經象徵全國最高權力的位置上,其實現在也只是個擺設,雖然最大的軍事權分成了三份,分給了Fine、紅月、Knight三個部隊,而內政則主要由紅月主導。乍看之下Fine的權力似乎不高,但有決策力的幾個部門,都有天祥院、姬宮、伏見的直屬人員,更何況「蓮巳敬人對於天祥院英智言聽計從」這件事,並不是虛假。

天祥院英智站起身,才走了幾步就被熟悉的氣味環抱住,他輕輕的靠在了那無禮之徒的環抱裡,還沒有開口,對方的聲音已經響起。


「皇帝陛下真是溫柔,您不想告訴敬人嗎?不是您捨棄了自己的嚮導,而是對方捨棄了我們高貴的皇帝陛下這件事。」

「……美麗的相遇只是一個童話,哨兵與嚮導之間那真愛般的吸引力也只是一種數據,事實上,嚮導只要碰上足以連接的哨兵也用不上所謂的唯一。」天祥院英智美麗的聲音就像是天籟,然而這一字一句冰冷的像是水晶般,「但是,不能在敬人面前說這些,他曾經經歷那樣撕心裂肺的分離,然而再次相遇的時候,對方已經不具有與他緊密相連的能力,不管是沒能遇上的苦悶,又或是分離的傷痛,還有那被濫用的嚮導力所引發的混亂,這些必須以制度徹底管制。」

「嗯……」

「我會保護涉,也會保護敬人,即便你們不明白。」


在燦爛的陽光下,白色宮殿是如此耀眼,耀眼到令人難以直視的,像是會刺痛雙眼般。


TBC...
* * *

天祥院英智:第一哨兵,精神體是一隻巨型黃金獵犬,其餘待補

蓮巳敬人:第一嚮導,精神體是掌心大的酒紅朱雀,目前是神崎颯馬的連結嚮導,其餘待補

日日樹涉:嚮導,精神體???,無法與單一人長期連結,其餘待補

嚮導:分「開放型」與「單一型」,所有嚮導都可對哨兵進行安撫及引領,還有與其他哨兵聯繫,但只有單一型嚮導可對永久連結的單一哨兵精神精神領域的黑洞進行修補。

精神領域:高階哨兵及嚮導可展開的一種有利於自身能力提升的假想世界,通常嚮導的精神領域更加具象。

黑洞:哨兵的精神領域因為自身或外力造成損傷無法修補的情況,最糟會因為黑洞過分擴張而造成精神崩潰,最終可能致死,安撫可減緩黑洞吞食的情況,但無法根治。


评论(15)
热度(32)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