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生日庆贺][11/02] 悸動 (未完)

★彡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彡 原作背景私設,28歲生日的老零有點任性2333

★彡 老零生日快樂

(先卡個線,晚上找地方補上車網址)


* * *

十一月二日

生日花:冬櫻花(Winter Cherry)

花語:悸動(Throb)

冬櫻花是日本夏季的應景花,在歐洲則多被用來食用。當然這不是因為它的的味道可口,而是它可愛的姿態散發著令人回味的魅力。因此,它的花語為-悸動。

* * *


「生日快樂!」

「謝謝。」


做為一個演藝人員,自己的生日也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所有喜歡自己的人們,朔間零對這件事相當有體認的,也不曾對這件事有什麼抱怨,畢竟當天的工作說起來也是對自己的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包括團裡的跟公眾向的。

即便是再彆扭的家人都還記得給自己發了一條推特聊表心意,當然自家那個弟弟的生日禮物其實自己早就已經發現了,那個塞在眾多粉絲禮物裡面扮相相當普通的粉紅色蛋糕,以冬櫻花為綴飾的普通蛋糕有著不普通的味道,而這毫不猶豫是自家弟弟彆扭的手筆。

後來朔間零發了一張與蛋糕合拍的照片,嘴角還有粉紅色的奶油,打上了歷年來收過最好吃的生日蛋糕,不愧是我親愛的弟弟的親手作品──




「累死老人家喏。」


事務所的大手筆慶祝活動,讓朔間零與這幾年比較少遇到的同學跟親友都在同一個慶祝現場,熱熱鬧鬧的玩了大半天,總算是結束了今天所有的行程。雖然官網年齡打著28歲的朔間零,躺在自家沙發上的模樣儼然已經82歲的狀態,指針才剛過了十點,若是平常才正是他精力充沛活動的時候,然而今天一大早的行程,讓他體力消耗殆盡然而精神卻很亢奮。

他閉上了眼,其實今天他有點不滿。

只有幾個老友注意到了他的神情不對,但沒有多問,朔間零這幾年的性格跟在學校時期變得有點多,也許是因為演藝圈的水過於深,讓他那深沉的一面浮上了檯面,知道他二年級以前模樣的人,其實也都是清楚的,朔間零從來都不是什麼特別良善可欺的男人。正因為他是這樣──不管現實面或是夢幻面都如此強大的人,當年天祥院英智才會選擇將他調離學校而不選擇正面迎上。


『無法破壞他人崇拜你的心,只好製造你應接不暇的空隙。』

『確實是很好方法,當時的吾輩過於自負,沒有一絲回應他人的想法,正因為這樣被你鑽了空子。』

『是的。』


天祥院英智,想起這個人,朔間零的心情又更壞上了幾分。

到不是因為當年的事,他們在學校的最後一年,兩個人早已和解,在他人都沒有反應過的來的時候,為了幫助Trickstar與他校的對決,那個「皇帝」來到了自己的身邊請教了許多事。

誰都想不到,那個先伸出了友誼之手的,那個低下了頭尋求協助的,居然是那個曾經的、高傲的暴君。而且還是為了自己本就要幫助的後輩,那些將皇帝趕下了寶座的孩子們,朔間零當時也是要與天祥院英智一起協助他們的,本以為會如同以往,藉由身邊的人──譬如說杏子,不需直接交談的通力完成這件事。


『我是來請求你的幫助的,朔間前輩。』


意外之客敲響那輕音部門的姿態,他到現在依然記得很清楚。堂堂正正而溫文儒雅的儀態,一點都不像那個與自己曾在走廊上對峙著的皇帝,而是一名美麗而溫順的天使,姿態是清正的,然而很抱歉的是,自己始終覺得那時的他相當撩人。不管是他低下身子與棺材裡的自己對話,或是伸手撩起垂落的金髮的時候,那凜然的姿態就是很讓人上火。


「唔──」


不,主要是現在的朔間零對天祥院英智的很上火。

他的生日已經只剩下一個小時了,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應該是現正交往中的親密戀人,是這一天裡唯一他見不到的人。天祥院英智跟他的關係是秘密,誰都不知道,也因此,天祥院英智在自己生日這天,也常常會因為工作而錯過。

然而他今年並不想這樣,他早早就通知了天祥院英智,今天想見到他。

就是,想見他。

──是說他們到底多久沒有見到面了。


就像是做夢一般,鑰匙轉進鎖孔的聲音竄進了耳際。

他睜開眼,門還是門,直挺挺的關著。

朔間零站起了身,走到了門前,沒有任何的聲音,他靜靜的看著那扇門,鬼使神差的伸手轉開了門,拉開門,就見到天祥院英智紅著個臉,手裡舉著像是紅酒的袋子望著自己。


「呃、生日快樂。」


就像是假的。

這個天祥院英智,軟的就像是冒牌貨。


TBC....

评论(5)
热度(28)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