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朔間零、天祥院英智一起上談話節目? - 下

※ 畢業設定

※ 超級天團團長X娛樂圈野心家兼霸主 設定

※ 小清新?搞笑?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別跟我糾結畢業之後哪隊會解散哪隊會留下了,反正是方便劇情設定,全都沒解散。OK?

上篇:點擊


* * *

節目進行到一半,畫面趁著中間休息時間切換,桌上的菜餚被全部換了下去,擺上了精心製作的天使鮮奶油蛋糕跟魔鬼巧克力,主持人是一份大理石蛋糕上面點綴著天使跟蝙蝠翅膀。


「哇,前輩泡茶的姿勢真是優雅,而且味道好香啊。」


順著游木真的話語鏡頭一切到了天祥院英智泡茶的一雙手,茶壺本身是向專業人士借來的英國製品,壺面上的玫瑰花紋與那雙白皙而纖長的手讓整個畫面瞬間高雅了幾分。


「說起來前輩以前就是紅茶部的部長,是說這等手藝現在除了我們在場的人,大概只有前輩那位神秘的女朋友才有這等福氣了吧。」

「其實平常我泡的茶是只有我自己才喝的。」天祥院英智算好了時間,將紅茶從壺裡取出,傾倒壺口倒出了兩杯紅茶,一杯遞給了游木真一杯遞給了一旁的朔間零,「那孩子是咖啡派。」

「唔、咳,謝謝。」

「不謝。」

「感覺真是可惜啊,前輩在還是學生時代就是出名的泡茶手藝特別好啊。」

「也不算可惜,我也不是很強迫一定要陪我不可,不過有機會也是想問問味道如何,你說呢,朔間君,同是咖啡派的意見,我也是想聽聽看呢。」


突然被點名的朔間零莫名的嗆了口紅茶,捂著嘴偏頭咳了兩下,然後才轉過頭看著那趁著背對鏡頭給自己吐了吐舌頭的天祥院英智。


「雖然吾輩是咖啡派,但若是心上人親手泡的紅茶,想必那位也是如吾輩這樣滿意的喏。」

「你真的這麼覺得?」天祥院英智莫名的笑的很愉快。

「吾輩認為天祥院君的那位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是說我記得前輩有說過自己的對象年紀比較大,一直以為是可愛型的,沒想到其實是有個性的對象啊。」游木真莫名的感覺到氣氛有些怪怪,不自覺的拉回了話題,果然私領域就是比較可怕啊。「唔,真是令人好奇啊?之前朔間前輩在MyNews雜誌上有稍微提到過說,『自己的女朋友容易吃醋,所以為了她暫時不太接裸露相關的工作』這樣,是說真是意外啊,朔間前輩也是很寵著自己戀人的類型的人呢。不過完全避開應該是不可能吧,記得這次的音樂MV就有跟O田小姐的比較激情的畫面?」

「是的呢,完全避開確實是不可能的,吾輩拍攝那幕的時候,女朋友、⋯⋯呃⋯⋯那位還偷偷到了現場探視,真是傷腦筋喏。」

「欸欸?居然可以進來現場嗎?」游木真驚訝的說著,「難道其實是圈內人嗎?啊,這個可以問嗎?」

「不好意思,這個吾輩不能說。」

「這樣,也是呢,抱歉。」游木真笑著繼續問,「那麼就大家都很好奇的部分稍微的多問一些吧。」

「這個環節感覺會相當漫長了喏。」

「前輩不要太緊張,相信女朋友小姐不會介意的,當然這是基於前輩的回應來說啦。」游木真說的俏皮,但顯然不是這麼容易被呼弄過去的姿態,「這樣的,你在某期的熱戀密事專訪裡面,有這麼說過;『對象的她是出身良好的大小姐,不會搭電車也不會投自動販賣機,學生時期還崇拜自己的好友,自己反而完全被忽略了。一直到現在,自己的演唱會跟好友的演出要是撞期,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好友的演出』是這樣說的呢。」


不過意外的是,在游木真唸出了手裡的筆記之後,最先有反應的反而不是被詢問的朔間零,而是一旁的天祥院英智,他顯然露出了一臉愣住的神情。


「哦。」

「咦?」游木真對天祥院英智的反應有些不解,但還是繼續的說著,「這樣看起來前輩的女朋友真是好特別的人啊,畢竟前輩可是被譽為現在最性感的偶像歌手之一呢。沒想到也有費洛蒙不起作用的人呢。」

「吾輩確實是這麼認為的喏。」朔間零搖了搖頭說道,「真是傷透腦筋。」

「哇唔,居然這麼傷腦筋,真是令人太驚訝啦。」


話題突然一瞬間開始變得相當的有探詢的空間,畢竟兩個人都是娛樂圈相當有名的存在,而兩個人早早就有長跑多年的戀人──這件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而且兩個人感情方面都是非常令人好奇的部分,所以在這次的訪談上大爆料絕對是始料未及的大吸睛,連正在訪問的游木真都能感覺到鏡頭那邊的極為熱切的視線。


「居然會看到為情所困的前輩,真是太令人吃驚了。」游木真自己也不會白白錯失這個機會,馬上立刻順著帶起了話題,「畢竟前輩可是有名的性感偶像呢,對方不是也會吃醋的嗎?居然不是前輩的大粉絲。」

「這個跟那個是不一樣的喏。」

「會吃醋總是好事啊,我家那個就感覺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年上的關係,總覺得對我有些冷淡呢。」天祥院英智就這麼瞇著眼睛笑著插進了話題裡說道,「完全一點都不會太介意我跟誰一起呢。」

「咦?是這樣的嗎?」

「原來你是希望吾咳……希望對方吃醋的類型嗎?」朔間零似乎有些尷尬的頓了頓,然後跟上了游木真的節奏說道。

「就是啊,真是意外呢!」

「嘛……這種事情的話,多多少少……」

「啊,是說之前前輩的那個大新聞,就是您之前去南國取景拍攝──FINE的年度寫真集,有個小島國的公主向天祥院前輩求婚的事情,對方也是不知道嗎?」游木真突然響起了之前的八卦周刊上的新聞講了起來。

「啊,那件事──」天祥院英智像是被紅茶噎了一下,突然有些小慌張。

「那件事吾輩好像完全不知道呢,這麼有趣的事可以跟吾輩說說嗎?」

「咦?啊……那時候前輩還在巡迴演唱會吧。記得是英國?聽說那個女士還晚上用王族特權入住了天祥院前輩住宿的旅館……後來因為入侵前輩的寢室,所以才被前輩的保鑣請了出去?」

「啊呀、啊呀……」

「吾輩真的覺得似乎天祥院君的伴侶……對自己的對象略為不夠上心了,應該要好──好的檢討一番。」朔間零端起了茶杯優雅的喝了一口溫軟的紅茶,裡頭的紅茶略帶了點酸味。「您說是嗎?」

「這方面的話,我自己也是有不想讓對方擔心的成分在嘛。」


游木真有些難以理解眼前的兩位前輩突然話中有話的講話模式,然而錄影的時間已經在外頭倒數了,他連忙開始接話起來。


「呀!今天真是聊得太愉快了,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呢,那麼,感謝兩位前來參加這場晚餐約會……讓我們再次感謝,天祥院英智、以及朔間零,來到會場。」游木真轉向鏡頭露出了一抹可愛的微笑說著,「下週我們將邀情的是……」



* * * 

「可以了!辛苦各位了!」

「辛苦了!」

「辛苦──大家了。」


就在兩個來賓跟現場所有人都互道了聲辛苦,開始準備撤裝的時候,大家都趕著做自己的事,在沒人見到的那一瞬間,朔間零一個轉身,將天祥院英智拉進了自己的更衣室,捧著那張笑得極其溫和的天使面容吻了上去,唇舌糾纏之間,兩個人只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最後終於放開的那一瞬間,在朔間零一雙血紅的眼瞳咄咄逼人下,天祥院英智眨眨無辜的眼睛。


「前輩,突襲是不對的。」

「親愛的英智,你是不是很多話沒有從實招來啊?」

「耶欸?」



* * *

「欸欸欸!上個星期的約會看了嗎?」

「美顏盛世啊……」

「我決定走向了邪教不歸路。」

「你不是吧──」




评论
热度(45)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