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ABO]Universal Gravitation x Trajectory 04

前篇:01  02   03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有私設的信息素分類設定

※ 雖然ABO沒肉很流氓,但是會有一段時間耍個流氓(。

※ 帶有一部份原作設定以及相關的心得整理


到底為什麼寫的這麼正經(歪頭

上週日服新劇情我CP同框了,雖然很有爸爸媽媽唸女婿的感覺(杏爺:……),但同框就是同床,我HIGH!


* * *

04. 

有人曾說過,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就是未知。對於自己不曾見過、不曾聽過、不曾接觸過的存在,只要是活著的生物都會害怕,然後「可怕」的情緒會牽動感官,最後昇華成「恐懼」。

而克服恐懼,唯一方式就是正視眼前的未知。


「你──為什麼在這裡。」天祥院英智鎮定住自己的身體,毫無畏懼地看向對方。


對於天祥院英智來說,那問句所夾帶的情緒相當的無禮,沒有人、從來沒有人用這樣高高在上的語氣詢問過他,只因為他是「天祥院」,人們會敬畏他,會無視他,或是因為他病弱的身體或是Omega而同情憐憫他,卻不是這樣的、彷彿從天上下來的聲音。


「吾輩只是在散步。」

「那麼,就請您繼續散步吧。」


如果是其他人,也許會因為被這樣冷冰冰的拒絕而感到被冒犯,但是朔間零卻不會,他靜靜的看著對方,只是在評斷自己離開這裡之後,這個孩子會不會立刻倒下去。本來連呼吸都顯得很痛苦的對方,在與自己對上眼的那一瞬間,身體強撐著恢復到了正常的頻率,甚至勾起了淺淺的微笑──像是天使般,拒人於千里之外般的柔和。


「不。」

「不、什麼?」


這個Omega有著很特殊的信息素,乍一入鼻甜甜的,但深入鼻間卻轉為刺鼻的沁涼,像是薄荷般穿透細胞⋯⋯原以為是個柔軟的孩子,靠近了之後卻轉為冷冽冰牆,不願意讓任何人揭開這層虛張聲勢。


「你沒有回答吾輩,痛苦嗎?」


對方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神情,但冰牆有些鬆動的瞬間,卻是朔間零蹲下身朝著自己伸出了手,花香四溢的信息素撩撥著本來就紊亂的身體狀況。


「啊啊,這個不痛苦。」天祥院英智呼吸開始沈重了些,「還算不上痛苦。在我還沒有做到自己想做的事之前,都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事,這才是最痛苦的事。」

「是嗎。」朔間零的手指停在那因情緒起伏而顯得相當粉嫩的臉頰前,他知道眼前之人現在是掙脫不開自己的,「有人來找你了,跟他們一起回去吧。」


朔間零收回了手,然後起身退了兩步。就在同時,一群來自天祥院的管事與醫護人員蜂擁而至,算不上粗魯卻非常強制的將他圍了起來,英智連一個字都來不及多說什麼,但側面看去顯然是很狼狽的神情,就這麼被架著離開了這香氣濃郁的小徑。



* * *

滿天星斗下,這時候應該是所有人正熟睡的時分,然而有個人卻在此時睜開了眼睛,模模糊糊之際他的眼神彷彿置身在荒漠的孤狼,為求生而狠戾。然而他很快的辨識出自己早已脫離了那故事之中,來到了簡單而孤寂的真實。


『我想成能與英智大人——站在同一個舞台的人。』


桃李。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早已是見過各種眼色的人,卻對姬宮家的孩子,卻總是沒有辦法對這雙美麗而清澈的眼眸狠下心來。


『那麼,如果桃李可以通過測試的話,讓你加入FINE也不是不可能。』

『真的嗎!』

『是的,但是這個測試很困難的。』

『我可以的,我願意接受測試!』


體能、音樂、還有一些學識上的測驗,天祥院英智將自己所見到的,屬於姬宮桃李的不足之處,全都做為了測試的條件之一,就很多人來說,或許根本就是刁難,在一般正常的情況下,其實成為偶像不需要這麼多的條件,連英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桃李可以做到,或又是其實不希望他做到,就不需要去承受成為了FINE的責難。雖然他覺得如果是桃李的話,也許可以做得很好,他只是這樣覺得。


『你啊,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遇見無可取代的摯友⋯⋯』

「唔!」


腦袋裡不想再響起的聲音在深夜裡不斷地迴響著、纏繞著,與那人的聲音深深植入自己的意識之中,尤其是在黑夜中,那與自己喜歡的玫瑰相似的信息素,跨越了自己建造的心理防衛,難以理解佔地為王般的存在。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最終會這麼在意這個人,他最喜歡的表演者是像日日樹那樣的閃閃發亮的,彷彿無法被任何事物所綑綁住的自由,不像自己、不像那個因愛著人類而被困於泥沼的傢伙,然而也許說來也只是自己的藉口。


『……你啊,從很久以前起,就已經是「我們這邊的」了。』

「是啊,我從來就沒有謀求過同伴,就如同你所說,我不是人類,是怪物。」


天祥院英智雙手捂著自己的胸口,然而他這並不是電視上那作給人看的戲,這裡並沒有「觀眾」,他是真的身體不適,而很快的醫護人員就會趕過來。



* * *

一年之前的某日,朔間零所帶領的DEADMAN,舉辦了一場盛況空前的演唱會,那是場在深夜響徹雲霄的演唱,吉他、貝斯與電子鼓的聲音帶出了他如同從暗夜中爬出的怪物般,妖嬈而詭譎。那不是天祥院英智第一次看到朔間零的演唱,但卻是第一次親身在現場感受這份震撼的魅力。

完全不輸給他一直以來在電視上所看到的,那些閃閃發亮的偶像演唱,他想要成為那些人,而朔間零儼然就已經是了。他的信息素散發出一種激發人愉悅而高漲的精神,芳醇卻一點也不會感覺到濃烈,就像是水晶般的精緻,而且怎麼說──像是讓人置身在光芒之中,死餘後生。


「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接著是那結束之後,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 * *

然而回到後台的蓮巳敬人像是脫力了般,直接倒坐在地上,他還是沒能好好習慣這樣高度強力的演唱活動,倒不是有什麼不適,事實上是,即便是在現有的組合內,能跟上他們隊長的人,也寥寥數幾。


「敬人,還可以嗎?」

「沒、沒事。」

「是嗎?那就好。」


朔間零沒有對自己伸出手,是因為看穿了自己並不希望被人攙扶,蓮巳敬人望著轉過身的朔間零,他只是突然這麼覺得,是不是從頭到尾,都是自己將過多的期待傾瀉在眼前的人身上。雖然對方從來明確的接受或是拒絕,但確實是可以感受到這個人越是能力越強,似乎越是給人一種寸步難行的錯覺。


「朔間哥、」

「嗯?」

「你現在開心嗎?」

「說什麼傻裡傻氣的話,本大爺⋯⋯做為真祖吸血鬼的我,怎麼會做不開心的事呢。笨蛋。」朔間零皺著眉,喘著氣、帶著一身熱汗淋漓,舞台上下來那股驚人的氣勢這麼冷淡的說著,「別太蹬鼻子上臉了,小子。」


蓮巳敬人看著頭也不回走出後台準備去休息室卸妝的朔間零背影,他做為DEADMAN的一員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了——如果從他還不是夢之咲的學生開始計算起,他可以說是已經跟在朔間零身邊很長的時間了,毫不否定,他現在一如最初,他仍然覺得朔間零是他所見過,比任何漫畫或是故事裡最閃耀的存在,於是當對方邀請自己幫助他,為這個學校做些什麼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直到現在他依然沒有後悔,他可以明白為什麼朔間零如此深愛這所學校,然而當自己也是一份子的時候,他卻有些不同的想法了。


『敬人真是溫柔的人⋯⋯』


不是的,我只是一個愚鈍、不得要領的人。


『敬人,當你有新的想法的時候,我們再見面吧,不過就不約在學校了。』


蓮巳敬人跟著組合的其他人來到了休息準備室,他看著鏡中的自己,突然不是很熟悉鏡中的那個人。他想著,從國中第一次遇見朔間零的時候,他就崇拜著這個氣場強大的偶像,來自夢之咲學園,即便自己只是一個Beta都能感受到這個人的氣息。並深深的折服,他樂於幫助自己的偶像,不管是更貼近對方,或是為了理解對方。

看著他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重振夢之咲的名聲,他平時看上去懶散,卻是一個沒日沒夜在工作的過勞者。只因為他比任何人都厲害,只因為他一個人被期待了「一個人拯救世界」的劇本。


『敬人,真是個溫柔的人。』


但是,這時候自己還不能走,這裡還需要自己。蓮巳敬人閉上眼,將身上那些悖德過激的飾品全都取了下來。青梅竹馬的那個人說的對,自己真的並不適合這樣的裝扮。


一年後,蓮巳敬人遞交了退隊申請書。


TBC...

评论(2)
热度(32)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