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ABO]Universal Gravitation x Trajectory 03

前篇:01  02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有私設的信息素分類設定

※ 雖然ABO沒肉很流氓,但是會有一段時間耍個流氓(。

※ 帶有一部份原作設定以及相關的心得整理


零上線,敬人青澀黑歷史時代(www)

本來是為了扭曲才想用ABO串進去的,結果寫的莫名的正經且中二(。)


* * *

03.

靠在輕音社的窗邊,朔間零被驅離學生會之後,他便轉換了停留的地點,來到了自己創立的輕音社常駐,他在這所學校,不會沒有地方可以去,事實上是做為這所學校最久的住民,他哪裡都有地方可容身。

相反的,那個創造了新制度的那個幕後之人,在現於幕前之後,那些被操縱的人心,很快就會注意到自己促成了新制度的形成,新制度的嚴厲,讓自由過度的這所學校的學生很快地意識到被剝削的利益,然後接下來的一切可想而知,曾經的英雄將會成為暴君,除了學生會之外,那個人將不再有容身之所。

說起來,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那個人了。

那個破壞了夢之咲的人,那個被自己所詛咒的人,那個強行為這所學校注入生機的人,是的,新制度並不是不好的東西,它保護了值得保護的對象,遏止了惡意與散漫。


「……吾輩才是,錯的那一個嗎?」



* * *

在後來並稱為「奇人」的那些學生入學前。朔間零就已經在這所學校了,不知從何時開始,在眾人有回憶的時候,他就已經成為了這所夢之咲學院的學生會長,最初的原因已經模糊到不可考據──也許是因為這所學校師長們無法介入干預

學生的行動,因此仰賴了成為學生信仰中心的他,做為學校活動的指標,讓偶像活動可以順利的進行。

無論是否僅只是形式上的「存活」,朔間零至少穩住了崩壞的學園,沒人知道他何時入學,也沒人知道他為何始終沒有畢業,又或是他要在這個學校待上多久,還有他是為了什麼存在於此?


「⋯⋯今年,也有很多很特別的學生入學。」


做為一個學生,他其實沒有拿到其他學生資料的權利,但今年是一個例外,入學成績極為亮眼的學生就有好幾個,還有自己認識的人──蓮巳敬人也入學了。

做為一個Alpha。

承繼朔間之名。

他理所應當要承擔起世間的一些期待,然而這不是自己的時代,不是像他這樣的怪物現世的時代,於是他被放逐到了這所學校,多少年過去了,他對於這簡直像泥沼般的學校,說實在的一點法子也沒有,只能看著這被譽為培育新世代信仰的小世界逐漸沉淪。


「呼──」


一開始僅只是懶散,對於這些夢幻般的圈養生活提不起興趣,再者「人」都是可怕的,他們天生具有的感情很容易被觸動,也容易觸動他人。朔間零對這力量深有所感,他想著也許他是害怕的,所以他不願意──接觸這一切,他保持著最適當的距離,居高臨下。


──至少他曾經是這麼想的。



* * *

幾乎是一種信仰般的堅持,蓮巳敬人將學生會裡所有的檔案夾都分門別類的放入了櫥櫃之中,按著字母整齊地排列著,這讓他心情相當舒爽很多。


「⋯⋯有的時候,真不想承認自己當初是因為崇拜你才就讀這所學校的。」


蓮巳敬人現在還只是學生會的新入成員之一,然而事實上他是做為朔間前輩的組合成員協助這近乎沒有法度的學生會。DEADMAN──朔間零對於自己的組合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並不至於死氣沉沉,但在敬人的存在下,活動的排程不再雜亂無章,雖然少了些奔放自由,但突發狀況減到了最低。


「敬人,最初站在吾輩面前說要與我一起的那個孩子,可比你現在可愛多喏。」

「不可愛真是抱歉。」


時間一長,朔間零對蓮巳敬人的行為模式不自覺的熟悉了起來,忍不住對現在還在自己的學生會室沒有離開的那人多望去了幾眼。


「……今天不用去嗎?找你的那位青梅竹馬的朋友?」朔間零換了一個姿勢將下巴靠在了自己撐在桌面的手背上,「吾輩記得是那個天祥院?」

「——英智的話,今天中午早退了,病假單已經入檔了。」


蓮巳敬人最開始的時候並不多話,大概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或又是跟自己沒有什麼太多共通的話題,如果一開口,說的總是「天祥院英智」的事情,從他是個多麼頑皮的小孩說起,比如他的外貌、嗓子、性格、偏好,還有他身體比尋常的人病弱之類的,英智在學校的成績很好,不管是學科或藝能科,但是大體上很多人對他的印象都顯然相當稀薄。

——明明是「天祥院」呢。


「下一場演唱會的準備也要開始了,我會盡可能以這邊的活動為主。」


「演唱會啊⋯⋯」


朔間零調整了一下自己坐著的姿勢,他望著乍看之下那個書卷氣息極重的青年,想也很難想像他會答應進入自己這個以搖滾為主的組合,全身配戴著蝙蝠造型的銀飾,散發著屬於自己的信息素撩撥底下的觀眾。


「這次上台可是要表演新歌的,振作一點啊,隊長。」

「敬人真是個比想像中更激進的人啊。」

「學生會會長,要是您的粉絲看到你現在這怠惰的樣子,大概會幻滅的。」

「吾輩一直都是這樣的吧。」


朔間零懶散的歪著頭,即便是穿著每一個人都相同的學生制服,那周身的氣勢也壓不住一絲半點,囂張而張揚著,與那聞起來相對柔軟的信息素,齊備了成為主角的要素,比任何電影或是動畫都還要活生生的存在。本來只是取材,沒想到竟然因此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蓮巳敬人不自覺深深嘆著氣,他自己還說教過體弱的英智那樣迷戀「偶像」這種存在,然而自己親身感受之後的結果──簡單說來就是妥妥的黑歷史啊。


「正是因為這樣,你才會一直都是一年級生啊。」蓮巳敬人忍不住失禮的用食指指著對方,「你也稍微認真一點吧!我可不想明年成為你學長啊。」

「吾輩會適當的接受敬人的意見的,不過,嘛……也是,在人類的世界裡,即使是真祖吸血鬼……也需要好好遵守規則喏。」

「那些中二的話不要混在正經的句子裡,真是不懂你的禮儀是怎麼學的。」


雖然朔間零用著極端老氣的語氣跟字眼,但他的外貌並沒有與同齡人相差的太多,這個學校的入學與就學都比一般的學校特殊太多,以至於在學生資料上也看不出什麼端倪。再說吸血鬼作為偶像的設定也相當帶感,蓮巳敬人自己也比較傾向設定論,無論真假,朔間零的偶像表演是沒有任何缺陷的。



* * *

他與他的相遇並沒有什麼命中注定感。

至少朔間零是這麼覺得,他身邊總是齊聚著很多崇拜自己的人,Alpha、Omega、Beta都很多,性別對他來說沒有太多的意義,即便是Omega的信息素,想要左右他這樣特殊階級的Alpha,也是非常困難的──直白點說,用粗暴一點的方式,讓對方瞬間昏迷也不是做不到。

畢竟對方僅只是人類,即便是食物鏈的鎖鏈,對他這樣已經跳脫鏈結的生物來說,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唔……」

「不痛苦嗎?」


那只是一個他想要散步的黃昏時分,一個有著他最喜歡的玫瑰,充滿著薔薇香味的小徑,跟他身上的信息素類似的香氣,讓他有種極度舒心的歸屬感。他們的相遇,只是因為他的嗅覺太過敏感,在那玫瑰花叢的旁邊,蹲著一個像是想把一身的氣味全部藏起來的孩子。


「你──」有著一頭柔軟金髮的那個人,一瞬間像是被自己攝去了半分心神,然後睜開了一雙如同正午時分的天空,無邊湛藍的雙眼。


那份柔弱,毫不起眼的存在。

倔強的令人看不下去。


TBC...

评论
热度(31)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