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ABO]Universal Gravitation x Trajectory 02

前篇:01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有私設的信息素分類設定

※ 雖然ABO沒肉很流氓,但是會有一段時間耍個流氓(。

※ 帶有一部份原作設定以及相關的心得整理

對,我繼續耍流氓了,這次甚至沒有俺零的鏡頭喔(被揍

* * *

02.

又再次,回到了隔離病房。

天祥院英智躺在床上,但跟去年不同的是,他這次連偽裝自己「很健康」都做不到,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至少在這一小段時間內,他只能做這樣的事,打點滴、觀測狀況、昏迷、再次昏迷⋯⋯慶幸的是FINE現在已經解散了,即便自己不在也不會影響新制度。而且解散也是必須的,沒有FINE就沒有可以挑戰的頂級組合,沒有人可以在這一刻挑戰皇帝。不管是任何情況下,都無法——不是不能,是無法。

雖然很卑鄙,但是他不相信原來的組合成員也是事實,日和跟凪砂都只是簽約的對象,合約到期也就是這樣了,不會為了這個學校或是這個組合的尊嚴多盡一份心力,至於青葉⋯⋯很可惜,他沒有那個能力。


「⋯⋯我不會道歉,」天祥院英智側著捲曲起身體,就像是夢囈或更像是在催眠自己的說著:「絕不會、向任何人⋯⋯」


將身體的紊亂疼痛與精神上的負擔全都咬碎在嘴裡,他從來沒有只是為了讓某人不痛快而去做什麼,他只是想扭正那些錯誤,不想再看見,無法如自己所願、所想、所知道的夢之咲——那個無法使夢想開花的世界,就讓自己導引秩序吧,這麼做只是想讓夢想之花再一次盛開而已,真正的、不虛偽的夢想之花。

即便是獻上自身為供品——


「嘶⋯⋯」


痛苦從來都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不受控制的自己,至少對天祥院英智而言是如此,他不曾讓自己屬於某個人,正確的說,某個Alpha。不可以、不願意、不能──即便他確實喜歡那舒心而凜然的近似於玫瑰花香的信息素。



* * *

靜養了將近半個月,他終於被放出了隔離病房,移動到專屬的獨立病房,從什麼都沒有移動到了可以看到外面景色的房間,仍然是一個人,始終是一個人。但現在至少能夠接觸到「外面」,比之前更接近「活著」的感覺。天祥院英智不急不慢的拿起了被交還回來的手機,白色的小方形物亮起的瞬間,就像是被壞孩子打開的潘朵拉寶盒裡,終於可以透氣的小淘氣,在那白皙的手指間不斷地震動著。


「⋯⋯唔、」


明明是很普通的手指滑動,但天祥院英智的儀態優雅,即便是俗氣的現代產物都被他用出了藝術品的高貴感,雖然他現在穿著僅只是白色的病服。

好一會之後,手機終於停下了震動,大量的訊息裡大部分都是同一個人發過來的——蓮巳敬人,自幼年起相識起,做為青梅竹馬、做為革命的同伴、做為好友……另外,做為一個嘮叨的「媽媽」,敬人是一個能幹的人,有才華的、又相當勤奮,然而因為自己的任性,讓他走向了跟最初敬人自己最初想要,完全不同的道路。

即便是懷抱如此深沉的罪惡感,他也依然感謝敬人願意跟自己一起,去完成一個乍看起來如此困難的計畫──不過最後的表演確實是太拼命了,看著數量眾多的說教訊息,英智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真是對細節吹毛求疵啊,成功不就好了嘛……」


跳過、跳過、跳過……

英智快速的滑過不重要的說教訊息,確實的確認裡頭有關奇人們跟相關各組合的現狀,制度的雛形已大體達成,接下來就是時間的工作了,磨合、掙扎、適應⋯⋯最後接受這一切,然而這並不是「終幕」──直至自己倒下的那一刻。

突然,英智的手指停了下來,跟方才那些重要的訊息相比,眼前短短的訊息反而讓他駐足停留,似乎有些遲疑要怎麼回應,但嘴角忍不住勾起了淺淺的微笑。

因為這一封訊息並不來自於夢之咲,也不來自哪個與天祥院財閥相熟的權貴問候,而僅只是英智少數特別喜歡的小朋友之一,特別特別可愛的小淘氣。



* * *

那是個五光十射的夜晚。

對於很多知曉幕後真相的人來說,這不是個美妙的夜晚,是一場屠殺鬧劇的最後一幕,一個乍看起來並不特別起眼的組合,在一連串的偶像對決的表演擂台之中,一路過關斬將,打敗了人人眼中不可逾越的神──比想像中更清新的信息素,在不知不覺之間,壓倒了那些馥郁芬芳的氣息。


那一夜,天使降臨在舞台上,他說:沒有誰是不可超越的。


「英智大人──真是太棒了。」


他並不懂那舞台後的心機與交鋒,他揮舞著螢光棒的手,就跟週遭喜歡FINE的那些粉絲一樣的熱烈,他為了與他們一起給自己從內心喜愛的組合獻上赤誠,揮舞著相同的動作。


「FINE──最喜歡了!」

「少爺,小心您的腳下,唉呀、請冷靜──」

「我決定了!弓弦、」

「是,少爺。」

「我要讀夢之咲,我要成為FINE的一員,我想站在、英智大人的身邊,與他看見一樣的景色!」

「什、什麼──請等!」

「你看!不是的,你可以聞得到吧!這股氣息──英智大人的氣息是多麼的凜冽,哇──」


舞台與觀眾所在的站區,都撒出了以防萬一的中和劑,但還是有許多觀眾因為過於興奮而散發出了近似於發情的信息,但是這還好,最多是有人會昏倒送醫,但不至於會造成太大的事件。

畢竟是這樣的時代,伏見弓弦忍住了從口袋裡取出手帕的衝動,他想保護的少爺,還是個孩子,還沒有分化──所以在這裡的危險對自己比想保護的他來說,還要更深一層。


「少爺、您是,姬宮家的下代當主──」


熱烈的現場演唱完全蓋住了他的聲音,他的主人完全醉心於台上的表演,那裡有主人最崇拜、最為尊敬、最為喜歡的人物,但那是一個可怕的Omega,來自於專門誕生怪物的天祥院財閥。這一場表演,一直以來都在舞台上恰如其分的、適當地完成自己角色的天祥院英智,這一刻就像是終於解放一般的縱聲歌唱。


──帶著無比的榮光、更帶著一種難以理解的悲愴。

為什麼?


「今夜的英智大人,特別的帥氣,我從來沒有看過!」


姬宮桃李的表現恰如這個年紀的孩子,但是眉眼之間更為驕傲了些,他那顯眼的粉色頭髮神采飛揚著。

無論幕後的故事如何,此刻的FINE所帶來的表演,絕對是超級偶像才能引發的「奇跡」,不管是台上那拼命般的演唱,或又是台下熱烈的回響,這就是一場完美而精采的表現。

是夢一般,美麗而盛放的一夜。

然而這榮耀萬丈的一夜之後,FINE解散了。


* * *

時間來到了天祥院英智的病房終於開放訪客來訪的這一天。

英智有些愣住的望著眼前那神采飛揚的可愛少年,事實上他是有些困擾的,因為發生了一些,他並沒有想到,然而說不上討厭或是不喜歡的事。


「……可愛的桃李、」英智好聽的聲音踟躕許久之後才又發出來,帶著一點困擾也帶著一點不解,「你說你想成為FINE的一員嗎?」

「是的!」


TBC...

评论
热度(31)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