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ABO]Universal Gravitation x Trajectory 01

※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 有私設的信息素分類設定

※ 雖然ABO沒肉很流氓,但是會有一段時間耍個流氓(。

※ 帶有一部份原作設定以及相關的心得整理

 @Diamond Dust 我更新啦QQ 你的更新呢(被打


* * *

01.

在這黃昏時刻,花園小徑突然散發出濃烈的香氣,雖然那裡種滿了各式品種的玫瑰,但嬌柔的薔薇香氣是不會如此的濃烈,所有的學生都知道這股強勢氣息的源頭——那是屬於一個Alpha暫時的領域宣告,如果不是刻意找死,幾乎不會有人刻意闖進去。

信息素曾經僅僅只是用來做為人類發情時,尋找伴侶的輔助能力,在三種性別之中,Omega的信息素最為強大,然而卻不受控制,那生來就是為了吸引人的信息素種類,相當的擾亂社會秩序,因此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Omega一度社會地位低落,然而百年前,一個名門世家出身的Omega,發現了信息素的抑制與控制方法,進一步研究出信息素除了原始作用之外,還能經由其可控制的部分讓感受者心緒平穩,成功的帶來了新世紀的新安定力量。

藉由娛樂傳播出去,將比任何宗教或是國家,更加穩定人心,那是一種無形但是強烈的關係。


「⋯⋯你還是來了啊。」


被那陰影所籠罩下的金髮青年,嘴邊沒有掛著尋常那劍拔弩張的微笑,在對方近乎濃烈到令人窒息的薔薇氣息下,露出了一絲倔強的眼神,他此時多少看起來狼狽,但又顧不上顏面上的逞強,他抬頭望向了高高在上的眼前之人,豔麗奪目的外貌、微捲的黑髮,一雙紅眸看上去炙熱,眼神卻是冰涼的,好似沒有什麼人能進入他的眼。


「⋯⋯」


他沒有說話,僅只是在這個金髮青年的眼前站著,一動也不動。只見對方似乎再也忍受不住,伸出了左手往前抓,但好似沒有足夠的力量,或著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抓住眼前的人。在手垂下來的那一刻,那看似冰冷的黑髮青年驀地伸手箝住了對方的手腕。


「唉⋯⋯」


黑髮青年就像是認輸了般,他嘆了口氣,把眼前的金髮青年拉起,那人看起來動作相當粗魯,但對方並沒有一絲疼痛,一拉一靠一摟,金髮青年的身體完全嵌合近這人的懷抱之中。


「⋯⋯我沒有想到你會來。」

「吾輩是否在你眼裡相當愚蠢呢,天祥院君。」

「不管你相信與否,我從來沒有這麼想,朔間⋯⋯前輩。」

「吾輩信你。」


天祥院⋯⋯

當朔間零在新生名冊上看到這個姓氏的時候,說實在的是有些驚訝的。做為近代歷史上最出名的姓氏的一員,即便再孤陋寡聞的人,都知道天祥院這個姓氏所代表的意義,而專出Alpha的天祥院家,極少誕生Omega,然而這些Omega都是驚世的存在。而這一代的繼承者,正是這一位Omega──天祥院英智。


如果不從政的話,就做偶像吧。


朔間零曾經這麼覺得,也許天祥院的那位老當家是這麼打算的,在自己還沒有完全退下位子之前,將最危險的生物,關進最無害的牢籠之中,即便那是自己最為病弱的孫子。朔間零忍不住摸了摸那有著柔軟金髮的頭,放任著對方咬著自己的襯衫艱難的抑制本能。


「呃、」


Omega與Alpha的關係,說到底還是有著最原始的性衝動存在。

若說標記,他未曾標記過天祥院,即便是最開始的那一次「意外」,他也已難以令人理解的理智,壓下了那升高的體溫,他有著這個學園裡最鋒利而強勢的尖牙,即便對方──天祥院英智唯一一次失去理智的、被本能驅使進而強勢對身前的Alpha求歡,然而因為朔間零的壓制,而沒有跨越那一步──難以想像的自控能力與保護力。


那一日他們身著華服,在理事會所舉辦晚宴之中不期而遇,然而在後院之中,面容還十分青澀的天祥院英智就像是一頭漂亮的小獅子,撲倒前來幫助他的朔間零,一開始他還記得掙扎與抗拒,然而到了最後,朔間零箝制住他的四肢,無視於他全身上下散發著會令任何一個Alpha陷入瘋狂的信息素,下半身難堪卻誘人的濕潤著,將那做工精緻的褲子都濕的要滴出水,而鼻息之間全都染上了誘人的芬芳,然而即便天祥院英智都咬傷了他,朔間零仍然沒有出手⋯⋯直到他在Alpha強勢的信息素下平息生理的波濤,他才看清楚眼前的是誰。


『為什麼?』

『──你不願意吧。』

『什麼?』

『吾輩非常喜愛夢之咲的學生,包括你。』


天祥院英智確實是不想的,他還沒有脫離祖父的監視,不想在自己還沒有去做什麼他想做的事之前,就被限制更多的自由。

那時的自己還沒有掀起波瀾。他、或是說他們對這個學校所施行的改革還沒有開始,天祥院英智想著是不是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這個看起來顯得冷漠高傲的人注意著,於是天祥院英智藉著幾分試探、幾分貪圖朔間零強大的自控力,得寸進尺的躲進了朔間零信息素的保護之下。

至少在他開始動作之前,在發起革命之前,他是這麼想的。

只是他並沒想到,在他趁亂組建了FINE,算計著他與其他人,發動了革命之後的如今,這個男人依然來了。


「利用信息素製造強烈的情緒驅動力,對你的身體會有很強烈的副作用。」朔間零的聲音十分動聽,像是被天祥院所散發的信息素影響,參雜了幾分動情的沙啞聲,「你得去醫院,隔離一陣子。」

「嗯。」

「雖然吾輩依然不能接受,你所做的事,吾輩依然覺得會有更圓滿的做法。但……」朔間零低下頭那總是幾分鋒利的眼神,在陽光褪去之後的夜晚中,顯得幾分柔情。「謝謝你為這所學校做的事。」

「……我並不是、」想要感謝──然而他不知怎麼的說不出口。天祥院英智苦笑地說道:「您之前還狠狠的詛咒了我呢。」

「那是因為你的行為令人生氣。」

「唔、我不會反省的。」

「囂張的孩子。」


事實上,現在的天祥院英智即便解散了組合,仍然是這所夢之咲學園裡,君臨天下的「皇帝」。他與敬人所推行的想法與制度,早已深入了這學校之中,若說過去的世界是一片混亂不堪的泥濘之地,那麼從現在起將會是嚴酷的永晝之日。


「接下來,希望不是太過漫長的等待。」


TBC...

评论(3)
热度(46)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