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英智
[主吃]CP 除了泉真(不逆)、英受(不逆)、ALL杏
其他雜食不挑,只寫自己喜歡的文跟CP

[零英]男朋友的日常(之二)

★彡 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彡 原作背景私設


* * *

天祥院英智是被斷斷續續的歌聲所吵醒。


那是好聽的聲音,但是顯得隨意了些,伴隨著水聲,並不十分清晰。但聲音本身的辨識度很高,更別提英智曾經有段時間都在聽他的歌,他的歌與他的演唱會都是極為震撼人心的,溫柔繾綣但誘惑力十足,像是深夜中的魅惑。

但那個人現在唱的並不是「屬於他自己」的歌。

讓一般人很難理解的一點是,即便是像他們各自有主打歌的歌手,也不會時時刻刻唱自己的歌。然而其實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你要想,一首歌就算再怎麼好聽,一次兩次最多聽上一百次你總是會膩的,更別提他們這些表演者到上台表演的那一刻之前,總是要練習數百次,已達到最完美的狀態。

因此,就算再怎麼好聽的歌,在你也練習了幾百次之後,也會膩的,而當你終於可以不要再唱這首歌的時候,例如你休閑娛樂的時候,即便也許是最輕鬆的歌,也不想唱——畢竟是自己的主打,你可能要唱一輩子。


「——羽ばたきの彼方まで 雨上がりの空にはGlory Stairs」


但這首歌英智還是很了解的,因為這是屬於自己的歌。是屬於FINE的歌。他已經練習了很多次,或是說無數次。那是一首光輝燦爛的歌,在桃李⋯⋯和涉、弓弦的到來,所展開的新世界。

屬於FINE的未來。

英智並不討厭這樣的歌,但是也並不會時常的哼唱,理由是一樣的,因為太常唱了。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人會這麼喜歡這首歌。


畢竟他可是魔王呢。


朔間零。


魔王唱著皇帝的歌,光是想想就覺得毛骨悚然,然而卻是真實。

像一個賴床的孩子,英智從棉被裡探出了顆頭,那淡金色、被譽為天使光環的髮絲即便是散亂而不整齊的,卻在陽光下依然閃閃發亮著。

他覺得很有趣,有趣而難以抗拒的就像是被歌聲所邀請,他撐起身體,手揉著剛睡醒還迷濛的眼,然後拖著被單,移動身體往發出聲音的來源前進。


「晴れやかな今日の 旅立ちを歌おう——」


歌聲還在繼續,英智就這樣靠在浴室的門邊,聽著魔王所唱出的美麗的歌聲,如果光聽聲音可說是明亮而美好的。然而若是搭上唱歌者本身的外貌與姿態,一首清新的歌曲,便會給人一種似乎過於煽情的錯覺,就像是在調情般,顯得不倫不類了,這顯然出自於造物者的公平。

就像自己不願意也不喜歡做一個英雄或是天使,這樣過於正義凜然的姿態,但他始終被自己的外貌所限制──朔間零也同樣受限於此。

魔王就是魔王,他不可能也無法唱出天使的歌,即便他溫柔善良的就像是聖母一樣。


「怎麼光著下半身站在那裡。」朔間零顯然發現了自己的小空間多出了一個人,「你若是感冒因此的話,吾輩會被老友唸個沒完。」

「那是你的責任。」剛睡醒的英智顯得有些孩子氣,即便是任性也有種撒嬌的感覺,「誰讓你昨天沒幫我穿上。」


眾所周知,朔間零有個演唱會結束之後的壞習慣。這個壞習慣讓許多人都受害了,不管是UNDEAD或又是他親近的人,即便是號稱只跟女生身體接觸的羽風薫,也沒躲掉這迫害,就這樣像個孩子被摸了頭,如同碰上麻煩的長輩般不情不願,但是沒辦法。

現在好了,自從零與英智的事情曝了光,這個眾所周知的壞習慣,就交給了這個適合的人選。

謝天謝地,就這點來說,即便是曾經被眾人所討厭的皇帝,也因此得到了不少的友善的眼光。然而對英智來說,不見得是好事,對一般的人,也許這個壞習慣,只是摸摸頭、抱一下、忍受被個汗水淋漓的男人蹭一下。但英智做為朔間零的男朋友,肌膚接觸很容易一發不可收拾。


「是吾輩的過失。」


朔間零看著天祥院英智那在被單下,半遮半掩的裸露肌膚,上頭滿佈著自己昨天失控之後又啃又咬又吸又吮的青青紫紫紅紅⋯⋯即便看不到的地方,他也記得清清楚楚。


「當然是你的。」


與身分無關,這時候的天祥院英智倒是十分的可愛的,不過當著面絕對不可以說出來,即便現在的天祥院英智是這麼柔軟而調皮,但畢竟眼前的並不是一隻小貓,而是一個皇帝,有著天使般的姿容,但比起外貌,他為人所知的,卻是那令人畏懼的手段與謀略。

雖然他並不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只是對這所學校的學生還有這一切過度重視,像是一個嚴厲的父親。


「過來嗎?」


朔間零對著英智伸出了濕漉漉的手,光裸著的身體也很白皙,大概是因為他總是在夜晚出沒的多,但意外的並不纖細,即便肌肉並不噴張,這具身體裡所擁有的怪力,英智是親身所體驗的。


「你是想讓我再洗一次澡嗎?」

「吾輩想與皇帝陛下一起唱歌,你不想嗎?」


朔間零的邀請就像是美麗的誘惑,但正中了天祥院英智的心,可憐的被單就這麼被棄置在浴室的門外。他們都有著美麗的聲音,也喜歡對方的聲音,喜歡對方的歌,喜歡對方的美貌,只是魔王無法邀請皇帝與他在地獄共舞,而皇帝也絕不會邀請魔王來他的宮殿翩然起舞。


但在這浴室裡,他們就只是朔間零與天祥院英智。

即便想勾引或是魅惑誰,那只有可能是眼前的男人。


他們的歌聲是飽滿而愉悅的,即便他們哼哼唱唱的那歌,並不屬於UNDEAD也不屬於FINE,而是屬於另一個組合。是一首騎士保護心愛的女士,而不能讓她發現自己深愛對方的守護誓言。


Silent Oath的曲調在他們的嘴間傳遞著,這畫面說實在的,顯得十分奇特。


嗯,還是那四個字──不倫不類。

FIN.

评论(3)
热度(46)

© 夢與花開 | Powered by LOFTER